首页 > 中国财经 > 区域经济 > 广东重庆等地“学生营养餐”陷困局

广东重庆等地“学生营养餐”陷困局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2年06月21日16:29分类:区域经济

新华08网重庆6月21日电(记者张琴 郑天虹)2011年秋季国家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以来,学生的营养干预成为东西部之间、城乡之间普遍关注的问题。然而,近期在云南、广西、广东等地出现的学生餐安全事故,又让人对学生营养餐忧虑重重。西部农村孩子享受到的3元“免费午餐”如何让人放心?东部城市孩子为何游离于“安全午餐”之外?如何在保障安全配餐的前提下提高学生餐的营养?记者日前在广东、重庆部分地区亲历学生用餐现状,直击配餐中心生产制作全程,发现我们下一代的营养保障之路还很长。

农村:“补贴”窄“厨房”少 “营养餐”难普惠

2011年秋季学期起,西部地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中央财政按照每天3元标准提供免费午餐。各地政府也在改善学生营养方面推出鸡蛋工程、牛奶工程等,但由于财政补助的瞄准度不够、营养餐覆盖面不够广,部分地区的贫困学生仍然吃不上免费午餐。

重庆是较早探索“中小学营养促进工程”的地区,近年先后投入9.45亿元用于建设农村学校食堂、“蛋奶工程”和爱心午餐。但在部分财力较弱的区县,范围仅限于低保户家庭和孤儿,而且绝大部分村小不具备厨房条件,很多学生没能享受到免费午餐。

重庆市綦江区教委主任高思成介绍,免费午餐提供的对象是城镇和农村低保户家庭以及孤儿,全区101789名学生,享受免费午餐的3140人。“全区99个村小几乎80%没有提供免费午餐的合格厨房,即使有补助也实现不了,现阶段还是蛋奶为主。”

綦江区柴坝中心校校长帅承刚说,国家的3元免费午餐有很多条件,如贫困证和低保证等,还要求排除住校生,所以目前学校只有2、3个人符合条件,村小没有学生享受到这个政策。

东溪镇海拔900多米的柴坝山上的草坪小学是西部农村常见的“麻雀学校”,58名学生中有留守儿童35名。在二年级教室的一角,饭盒绑在脏兮兮的塑料袋里堆在桌上。记者揭开其中一个,里面是一两多白米饭和几块豆干,都已经冰冷。这个饭盒属于黑黑的小脸上闪忽着一对大眼睛的谭碧月。她一周难得吃上一次肉,学校发的蛋都攒着舍不得吃。

南川区财政自筹资金,对全区所有留守儿童提供爱心午餐,并实现蛋奶工程全覆盖。南川区镇中心小学校长韦明理说,为了上学,有的孩子每天要往返四个多小时,天不亮就起床,从家里带来的饭到中午早就凉了,有的孩子甚至饿到下午放学回家才能吃上饭。中心校条件较好,有厨房和厨师,就按4元的标准给留守儿童提供免费午餐,但是三个村小都没有厨房,更不可能配备厨师,只能直接把钱发给学生。

“国家政策是好政策,市里和区里的财政支持也很大,但考虑到山区村小的实际情况,如果没有厨房和厨师等配套设备和人员,只是4元钱没有用,发给学生不一定是拿来补充营养了。”韦明理说。

[责任编辑:姜楠]

分享到:

视觉焦点

  • “维护世界和平的中国军队”主题展览在非盟总部开幕
  • 春暖农事忙
  • 海南海文大桥建成通车
  • 花样滑冰——世锦赛:金博洋进行赛前训练

关注中国金融信息网

  • 新华财经移动终端微信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