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财经 > 区域经济 > 动向 > “钱紧”掣肘采空塌陷区治理

“钱紧”掣肘采空塌陷区治理

经济参考报2013年07月08日09:38分类:动向

“钱紧”掣肘采空塌陷区治理

主体不明确 监督机制不健全 治标不治本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山西一些煤矿采空塌陷区采访时发现,目前采空塌陷区治理存在主体不明确、监督机制不健全、治标不治本等问题,其中资金问题成为最大掣肘。有关专家和基层干部认为,资源型地区的采空塌陷区治理亟须进一步明晰国家、地方政府及企业在治理过程中的责任,实行旨在“治本”的系统性治理。

山西省社科院研究员李连济介绍说,煤矿采空塌陷区治理首先存在的问题就是采空塌陷灾害引发责任人界定不明确,历史欠账巨大。

“在治理地质沉陷上,国家确立了'谁破坏、谁治理;谁受益、谁赔偿’的原则,但由于历史开采、各地煤矿成分复杂等原因,目前很多采空塌陷区找不到破坏主体,塌陷损失补偿和塌陷土地治理费用无来源。”李连济说。

记者在山西孝义市西辛庄镇了解到,这里煤炭开采历史悠久,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集体煤矿和个体小煤矿并存,鼎盛时期有各类煤矿50余座,遍布全镇各个角落。多年来为国家输出1.32亿吨优质煤炭,却为这里留下了8.38平方公里的采空塌陷区。但应该由谁承担治理责任?该镇党委书记王勇无奈地说:“历史上采煤有张三的口子,也有李四的口子,群众只能找政府解决。”

然而,也有基层干部指出,对于责任主体明确的煤矿采空塌陷区,“谁破坏、谁治理”的原则也不能得到很好贯彻,关键在于监督机制不健全。

据记者了解,山西在全国率先建立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基金、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和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制度,并建立煤炭开发“事前防范、过程控制、事后处置”的生态环境保护防线。然而,这些制度执行过程中监督机制相对薄弱,资金的收取、使用和日常管理及验收环节强制力、时效性和权威性不够。

记者还在山西多地了解到,尽管国家层面和各地对于采空塌陷区治理采取了一些措施,但却治标不治本,仅仅停留在地面简单修复和生态移民上。

李连济说,根据地质沉陷的特点以及德国鲁尔区的治理经验,地质沉陷区的治本之策是“边开采、边治理”,采取技术手段对地下采空区进行回填。但由于回填成本过高等原因,我国比较重视采空塌陷土地治理而忽视采空区的治理,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使煤矿采空区潜在危害增大,增加了土地塌陷、煤矿透水事故的风险。

山西省发改委地区处副处长张元璧也说,现在不少煤矿对采空塌陷区的治理只停留在地面生态修复的层面,在上面栽植树木,但由于采空区土壤蓄水能力差,植物成活率也较低。

此外,为了防止地质沉陷造成人员伤亡,不少采空塌陷区对居民进行了搬迁安置。记者了解到,当前的搬迁安置措施虽然解决了受灾农户最现实的住房等问题,但搬迁后,一些地方搬迁农户就业困难、生计无着,新矛盾不断涌现。

为此,一些专家和基层干部建议,一些地方在制定搬迁计划时,应遵循与新农村建设结合、与县域经济发展结合、与生态移民结合的原则,最大限度地为搬迁农民创造就业环境,开展就业技能培训,降低其子女教育成本,推动搬迁区稳定发展。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国家层面从2006年启动国有重点煤矿采煤沉陷区治理,山西9家国有重点煤矿获得30亿元国家资金支持,加上省级配套资金等,一共涉及资金68亿元。然而,除了这一国家层面的政策安排外,山西省级层面对于煤矿采空区治理再无专门政策安排,其中主要原因便是资金问题。

据张元璧介绍,山西本来计划在2008年开展地方煤矿采空塌陷区治理试点,已经选好了平鲁、孝义、灵石和宁武四个试点县(区),但最后由于所需资金巨大,最终没能开展这项工作。“当时我们估算,仅灵石县大概需要3至4个亿,但当地报上来的数目却有14个亿。”

山西大同市南郊区从2006年开始对采空塌陷区实施整体搬迁。据该区区委书记杨勤荣介绍,目前该区已安置3131户,在建工程可安1万余户,还有7373户搬迁问题需解决。但在建和未建工程仍有10亿元资金缺口。

张元璧认为,现在采空塌陷区治理过程中存在的重地上轻地下,重搬迁轻后续等问题也都是因为资金缺乏所致。为此,张元璧和部分基层干部认为,包括山西省在内的资源型地区应成立采空塌陷区治理的专门机构,建立长效机制。在开展详细普查及科学测算的基础上,进一步明晰各级政府及企业在地质沉陷中的责任,并根据地方实际,合理设置各治理主体出资比例。同时建立专门的监督机制,督促煤炭企业对造成的沉陷灾害及时给予治理,以防新的沉陷灾害无人治理,最后政府“买单”。(记者胡靖国 王菲菲)

[责任编辑:王钦炜]

分享到:

视觉焦点

  •  特色农产品搭上电商快车“下山进城”
  • 我国成功发射高分辨率多模综合成像卫星
  • 黄河大流量洪水流经山东
  • 济南恢复外来务工人员现场招聘

关注中国金融信息网

  • 新华财经移动终端微信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