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财经 > 产业经济 > “并轨”新政存“接轨”缺陷致养老“真空”

“并轨”新政存“接轨”缺陷致养老“真空”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4年11月06日11:24分类:产业经济

核心提示:记者在黑龙江省部分地市进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新农保)、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城居保)两项制度并轨调研时了解到,部分基层社保干部认为相关新政策存在一定缺陷,关于不同制度间参保人员流动“接轨”通道的设定过于狭窄,顶层设计有待完善;由于政策接续等因素,一些地区仍存在游离于城乡社会养老保障制度之外的“裸保”群体。

新华社记者王建威

哈尔滨(CNFIN.COM / XINHUA08.COM)--记者在黑龙江省部分地市进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新农保)、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城居保)两项制度并轨调研时了解到,部分基层社保干部认为相关新政策存在一定缺陷,关于不同制度间参保人员流动“接轨”通道的设定过于狭窄,顶层设计有待完善;由于政策接续等因素,一些地区仍存在游离于城乡社会养老保障制度之外的“裸保”群体。他们建议,并轨政策正式实施前,应先解决此群体养老保障问题。

——“并轨”新政存“接轨”缺陷

今年2月出台的《城乡养老保险制度衔接暂行办法》已打通了城乡居民保和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城镇职工保)的转换通道,但部分基层社保干部认为,作为“并轨”新政,暂行办法在不同制度的“接轨”上存在一定缺陷。政策规定,从城乡居民保转入城镇职工保需满足两个要件:缴费年限满15年和达到法定退休年龄。部分基层社保干部认为,这两个“硬杠”要求过于苛刻,从城乡居民保转入城镇职工保的通道过于狭窄。

一些农民工表示,他们打工是断续的。新农保按年缴费,城镇职工保按月缴费,手续转起来很麻烦,新政策难以调动起他们参加城镇职工保的积极性。

牡丹江市人社局城乡居民社会保障科科长张鸿杰说,现在从一个保险体系完全退出来,才能去参加另一个保险体系显然不够科学。应该研究更自由的衔接办法,在一个系统内争取实现无缝对接。

基层社保干部还反映,一些用工企业不愿给已交新农保的农民工交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用工企业认为农民工已经参加新农保,就不用再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目前两个险种不能同时交,国家应针对衔接办法出台更为科学细化的指导性政策。

鸡西市人社局养老保险科科长刘德明说,城乡居民保转入城镇职工保不计算年限的新政策,群众是吃亏的。他建议,把城乡居民保缴纳费用折算年限累计计入城镇职工缴费年限,不足部分可补缴或延长退休年限。

部分基层社保干部认为,目前城乡居民保转入城镇职工保的相关政策可操作性不强。鉴于两者间存在过大待遇差距的现实,从制度设计上应让通道更宽些,两个险种模式制定上应相对更接近。

——政策“夹空”致部分人员养老“真空”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受参保政策限制等因素影响,黑龙江部分地区存在既没参加新农保,又没参加城居保,也没参加城镇职工保的“裸保”群体。这部分人养老保障处于真空状态。

一些基层社保干部认为,“裸保”群体需解决的是参保权利问题,“并轨”解决的是多轨制之下的参保待遇问题。解决参保待遇问题之前,应先把参保权利问题解决好。

一些基层社保干部反映,2009年出台的“五七工”、“家属工”政策,把当时60岁以上的人员养老问题解决了;城镇职工保去年出台补费政策,允许城镇户籍男性60岁前、女性55岁前一次性补缴,到年龄后再按城镇职工保退休。现在恰恰是2009年时不足60岁,而去年又超过60岁的中间这部分人的养老问题没了着落。

鸡西市人社局养老保险科科长刘德明说,中间这段落下的全市各县区加一起有2万人左右。政策把他们框到外边,目前这个群体什么保险也没参加。

据鹤岗市人社局养老保险科科长赵国元介绍,全市处于两个政策“夹空”里的“裸保”群体在数万人以上。这个群体给他们开展工作造成相当大的压力。

这部分人原来大部分在企业干临时工,由于有之前的政策比照,不甘心参加城居保,参加城镇职工保的积极性非常高,但苦于目前没有参保通道。

基层社保干部认为,上级部门应对这个群体单独出台政策。这部分人被纳入养老保障后会直接退休。当他们趸交的资金支出后,留下的社保资金缺口,基层难以应对。

——完善制度设计,统一缴费体系

基层社保干部和相关专家认为,养老保障涉及人群数量大、群体复杂,事关社会稳定。相关部门出台政策要做好形势预判,保证政策的连续性和有效衔接,避免出现政策断层和政策“真空”,损害到个别群体的利益。同时,鉴于黑龙江省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承担了更多国家工业化成本,国家应在解决“裸保”群体养老保障问题上,予以资金和政策支持。

部分基层社保干部建议,城乡养老保险并轨正式实施前,应先解决好历史遗留问题,把从连续政策缝隙中遗漏的“裸保”群体纳入社会保障范围。国家对这个群体应给予专项资金补贴,针对这一特殊群体出台专门政策。在避免引起不同群体间待遇攀比的前提下,与之前政策进行无缝对接,消除社会稳定隐患。 

同时,应从制度设计上进一步拓宽不同险种间的流动通道。一些干部建议,可以尝试将未来“并轨”后的城乡居民保与现行的城镇职工保,纳入同一个缴费体系中,统一计算公式,以当地社会平均工资为标准进行缴费。

“目前城镇职工和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缴费标准是以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60%作为下限,300%作为上限。”七台河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局长单守义建议说,可以尝试打开60%这个下限,把城乡居民保也纳进来,把原来作为“封底线”的这个60%作为城乡居民保参保缴费的“封顶线”,再研究出相应的下限。

部分基层干部认为,在统一两个保险制度的缴费模式、拉近两个险种的待遇差距之后,参保人员在制度间跳转衔接问题也会迎刃而解,制度间人员流动通道将被最大限度地拓宽。

[责任编辑:尹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