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财经 > 宏观经济 > 中期经济增长应该保持在7%-8%

中期经济增长应该保持在7%-8%

经济参考报2014年12月18日09:31分类:宏观经济

核心提示:通过对中国进入新世纪以来经济增长轨迹的分析发现,经济运行呈现出一些基础性变化,中国经济增长已经步入新的轨道。

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中期增长速度应该保持在7%-8%的区间,而且保持7%-8%的增长速度的经济基础已经逐渐形成。未来3-5年内,经济发展策略重点将进一步明确,不断优化投资、消费、出口三大需求结构,带动供给结构优化升级,同时挖掘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纵深,加快核心领域市场化改革,确保经济平稳过渡并为中长期经济发展蓄力。

在越过中等收入陷阱之前,中国经济增速不应该低于6%

通过对中国进入新世纪以来经济增长轨迹的分析发现,经济运行呈现出一些基础性变化,中国经济增长已经步入新的轨道。

数据分析显示,2002年-2007年中国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在上升通道,时间长达24个季度。其后,随着国际金融危机带来国际经济环境的剧烈变动,中国GDP增长在2008年-2011年间也经历了较大波动。但从2012年一季度至2014年三季度,GDP增速已连续11个季度保持在7%-8%的区间之内,中国经济增速的轨道已发生明显转换,从连续上升、大幅波动进入较为稳定的中高速增长区间。

当然,也有分析认为中国经济总量已经很大,经济增速放缓符合自然规律。但如果对比那些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不难发现经济总量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均水平,经济增长放缓一般都出现在成为高收入国家之后,因而中国目前的发展水平还不能成为制约快速发展的因素。

从现实市场潜力分析,中国国内市场远未饱和,城市基础设施补课、棚户区改造、中西部建设、制造业固定资产更新等方面的投资需求还很旺盛;在居民收入提高和政策鼓励下,消费对拉动经济的影响继续提升;在新一轮改革开放全面启动,改革红利不断释放,经济增速也将获得一系列基础性支撑,短期也不可能跌落到6%以下。

一是动力支撑。中国人均收入仍较低,不仅与发达经济体相差甚远,也大大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2013年,中国人均GDP为0.67万美元,同期美国为5.3万美元,欧元区为3.82万美元,日本为3.77万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03万美元。经济增长的空间还很大,以提升经济增长质量、完善经济结构为核心的发展愿望和动力十分强劲。

二是城镇化支撑。中国仍处于城镇化快速发展时期,当前城镇人口比重在54%左右,距美欧日等城镇化水平超过80%的国家还有很大距离,中国未来6年内要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落户城镇,投资仍将会保持较高速增长。

三是财政金融政策回旋空间较大。从政策目标和调控手段来看,一是宏观调控目标采用弹性区间方式,避免了过去为实现绝对计划目标频繁采取短期调控措施;二是当前大型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高达20%,处于历史较高位,有进一步调整的宽松空间;三是中国财政赤字、债务余额占GDP比例分别远低于3%、60%的国际安全警戒线水平,积极财政政策空间较大;四是税收、财政支出的结构性调整与变化趋势,将继续提升对经济增长的乘数效应;五是价格水平较低,特别是PPI水平长期负增长,成为政策宽松取向的基础性条件。

保持7%-8%的增长速度的经济基础已经逐渐形成

2012年以来,面对持续的经济下行压力与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中国加强宏观调控,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经济运行出现了一些基础性良好变化。

首先,经济增速回调过程中就业水平不降反增,表明经济增长方式开始转变。近几年来,特别是2012年以来,随着GDP增速放缓,城镇登记失业率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基本稳定在4.05%-4.1%狭小区间内,就业对增长放缓容忍度提高。解释这一现象的一个重要理由是,现阶段中国经济正由制造业主导逐步向服务业转型,而服务业的劳动密集程度明显高于制造业。事实上,随着结构调整加强,中国就业弹性在增加。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大约为150万,新增1000万就业只需6.7%的经济增速。

其次,企业盈利并未随GDP增速下降出现大面积亏损,表明微观经济基础开始改变。近年来,随着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步伐加快、企业抗风险能力增强,企业亏损面并没有随着经济增速下降、工业增加值增速下滑而出现明显上扬,企业盈利趋于稳定。2014年以来,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稳定,月份累计增速基本维持在10%左右,同样未随经济增速放缓而快速下降。

第三,经济结构优化与经济效率提高的趋势不断被确认。近年来,中国工业占比开始持续下降,服务业占比不断提升。2013年,GDP中的服务业占比已经超过了工业,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48.2%,已经超过工业46.5%的贡献率。与此同时,工业结构调整升级取得突破。数据显示,2014年前8个月,中国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产值分别增长12%和11.2%,远高于8.5%的制造业平均增速。而工业领域能耗高、产能过剩严重的黑色金属、建材、有色金属、化工等重点调控行业增速快速回落。

基于当前经济增速回落的主导因素不是简单的总量失衡,而是结构性失衡的总体判断,宏观调控不再寄望于通过“放水”、“刺激”等总量需求管理手段拉高经济增速,而是把重点转向激发市场活力、疏导消费需求、加强有效供给等结构管理政策上来,加快行政、财税、金融、投资、国企、户籍、土地等重点领域改革,再造微观基础,优化宏观环境,激发巨大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

未来3年-5年内中国经济增长策略

经济增长进入变轨期后,经济下行的惯性压力与发展潜力的不断积累同时并存,经济发展策略预计将进一步调整与优化。未来3年-5年内,尽管努力扩大需求、保持适度经济增速仍会作为宏观经济策略的基本取向,但策略重点将进一步明确,不断优化投资、消费、出口三大需求结构,带动供给结构优化升级,同时挖掘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纵深,加快核心领域市场化改革,确保经济平稳过渡并为中长期经济发展蓄力。

(作者黄志凌,为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彭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