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财经 > 宏观经济 > 新消费迎政策红利密集释放期

新消费迎政策红利密集释放期

经济参考报2016年11月30日08:33分类:宏观经济

核心提示:随着近期促消费政策密集出台,相关机制体制、政策体系、市场环境等方面不断提升,服务消费、互联网消费、健康、体育等新兴消费潜力巨大,增长势头明显。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9日在扩大旅游、文化等领域消费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前10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3%,前三季度消费对经济贡献率达到71%,同比提高13.3%,我国已进入消费需求持续增长、消费结构加快升级、消费拉动经济作用明显增强的重要阶段。

随着近期促消费政策密集出台,相关机制体制、政策体系、市场环境等方面不断提升,服务消费、互联网消费、健康、体育等新兴消费潜力巨大,增长势头明显。

助推 促消费政策密集释放

国家发改委综合司副巡视员赵立东介绍,今年以来,我国经济保持平稳增长,消费发挥了重要作用,消费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不断提高。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促消费政策的支持。

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等10部门印发《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4月,国家发改委等24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的行动方案》,提出“十大扩消费行动方案”;11月初,商务部、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加快内贸流通创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消费专项行动的意见》;11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领域消费的意见》。

政策支持助推消费提速升级。商务部重点监测的5000家零售企业10月销售额同比增长4.6%,为今年以来最高增速,较上月加快0.4个百分点,连续三个月呈现回升势头。

业内专家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改革红利不断释放和宏观经济向好两大因素,为消费增长提供了支撑,预计四季度消费景气指数回升,会好于三季度。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发布的《2016中国消费市场发展报告》指出,消费在国民经济中第一拉动力的地位进一步稳固,消费引领型发展模式确立。消费结构升级的步伐还将加快,尤其是品质消费今年将迎来爆发增长,这将成为今年消费的最大亮点之一。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表示,今年消费结构方面“四品”凸显:一是炫耀型消费淡出,品质消费特征凸显;二是品牌认知走过符号阶段,真正的品牌消费开始崛起;三是品位消费潜力巨大,互联网消费与服务消费高增长;四是品格消费方兴未艾,可持续消费将逐步进入消费者视野。

升级 新兴消费潜力巨大

作为引领我国经济发展头驾马车的消费,其升级步伐一直在加快。

赵立东说,目前传统消费正在提质升级,新兴消费蓬勃发展,未来消费潜力巨大。其中,商品消费正经历从有到好的转型,居民对消费品质提出更高要求,更加有品质的商品市场潜力巨大。旅游、文化、体育等新兴服务消费需求迅速增长。初步测算,航空运动、水上运动、山地户外等消费市场规模到2020年将达到9000亿元左右。

另一方面,农村消费升级潜力巨大。近年来,在农村宽带和城乡双向流通网络等基础设施改善,农民收入增长持续快于城镇居民的带动下,农村消费增速持续快于城镇,前10个月,农村消费增长10.9%,超过城镇0.7个百分点。

在促进新兴消费方面,国家发改委连续出台了多项产业支持政策,《水上运动产业发展规划》《山地户外运动产业发展规划》《航空运动产业发展规划》《冰雪运动发展规划》《关于推进老年宜居环境建设的指导意见》等密集落地。

据统计,2015年,居住、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四类服务支出占居民全部消费支出比重为53.4%,比2013年提高了0.9个百分点。通信、电影、旅游等消费持续火爆,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同时,在“互联网+”的带动下,互联网消费正脱颖而出。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至10月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31740亿元,同比增长24.9%,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11.8%,较上年同期提高1.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伴随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消费结构逐渐转变,引导消费的政策思路也在随之调整。尤其是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供给侧促消费思路确立,扩大消费不再强调需求侧的短期刺激,而是更加注重新消费模式的供给以及消费环境的改善。

中国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表示,无论是消费水平、消费能力,还是消费欲望,我国都不存在消费需求约束。而供给结构升级缓慢、创新能力不足等问题抑制居民现实消费需求的问题日益突出。

补短 供给侧改革破解消费短板

赵萍表示,目前我国消费结构快速升级,消费端的需求增长保持持续稳定增长态势。但是在国内供给与需求的结构性矛盾依然明显,消费者对于品质消费、品牌消费方面的需求在国内无法得到很好的满足,这也导致了一些品质消费和品牌消费向境外流动。

据介绍,今年我国已经连续四年位居境外旅游消费的全球之首。据统计,2015年我国出境游人数达到1.2亿,境外消费(购物加住宿旅费)1.5万亿元,其中有7000亿到8000亿元用于购物,有相当大部分是中高收入阶层的购物需求。

专家指出,正是供给结构和消费结构之间的不匹配,制约了消费潜力在国内的释放。针对供给侧产生的问题,就应该从供给侧入手,化解制约消费潜力释放的三方面短板:机制体制、政策体系和市场环境。

在赵萍看来,这需要通过供给侧改革来促进消费需求的释放,也就是要通过简政放权,提升政府的服务能力,促进社会和行业的公平竞争,从而使经营环境和秩序更好,在信息化、标准化的背景下,为消费增长营造更加良好的市场环境和制度环境。

赵立东说,未来将通过深化改革、体制创新等激发社会资本增加产品和服务有效供给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例如,将逐步消除制约养老、教育、体育等消费领域的体制机制障碍,引入社会资本进行商业运营,满足多层次的开放利用。优化消费环境,对内外销产品同线、同标、同质工程实施范围扩大至日用消费品企业,重塑居民对国内消费品的信心等。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国务院部署扩大服务业消费的政策措施,增加有效供给、补上短板,促进了传统消费升级,优化了消费环境,将进一步扩大消费规模。

连平认为,当前商品房销售增速保持较快,相关领域的后续消费能够保持稳定增长。随着一线和重点二线城市楼市政策收紧,商品房销售可能放缓,未来对家具、家电、建材等消费的拉动作用可能减弱。消费者物价同比涨幅可能稳中趋升至2%以上,对消费起到抬升作用。(李志勇 孙韶华 林远)

[责任编辑:尹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