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银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使命与担当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8年01月21日11:40分类:产业经济

中小银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

使命与担当

——在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成立暨

首届“一带一路”高端学术论坛上的发言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董希淼)

各位嘉宾,老师们、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

很高兴在毕业18年之后,重新回到母校,向各位师长和朋友汇报我对中小银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些思考。我的汇报分为四个部分:

一、金融服务“一带一路”的现状

2015年3月28日,中国政府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期间正式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要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打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互容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资金融通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五通之一,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

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业,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者贡献出巨大力量。总体上看,无论从监管部门还是到各类机构,都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中做了大量具体工作。

第一,中国人民银行已与“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和地区央行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并在7个国家设立了人民币清算行。第二,截至2017年末,中国银监会与32个“一带一路”国家金融监管当局签署了监管合作备忘录,仅2017年就与波兰、泰国、黎巴嫩、马尔代夫等签署了备忘录,为银行业服务“一带一路”创造了良好环境。第三,从开发性及政策性金融机构来看,国家发改委2017年8月指出,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放贷款已超过1100亿美元;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承保“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和投资超过3200亿美元。第四,从多边金融机构来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已在12个成员国开展了24个基础设施投资项目,项目贷款总额42亿美元,撬动公共和私营部门资金逾200亿美元。第五,从投资基金看,2017年5月,中国宣布向丝路基金再增资1000亿人民币,目前丝路基金已签约17个项目,承诺投资约70亿美元,支持项目涉及总投资金额达800亿美元。第六,商业银行来看,中资银行中,共有10家左右商业银行在沿线近30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一级机构;外资银行,目前汇丰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参与的项目已接近100个,渣打银行宣布将在2020年底前为“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提供总值至少200亿美元的融资支持。

二、银行业服务“一带一路”的实践

在金融服务“一带一路”过程中,银行已经成为一股中坚力量。各类银行发挥自身优势,投身到“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去。

总体上看,银行主要在两个大方面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第一,机构布局迅速拓展。截止到2017年底,有10家中资银行在26个“一带一路”国家设立了68家一级机构,这其中包括18家子行,40家分行和10家代表处;有25家一级机构是在2014年以后设立的;从机构类型上看,5家大型银行依然是中资银行海外布局的主力军,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通过设立工作组的形式开展项目融资。第二,融资规模大幅上升。中资银行业机构共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相关项目近2700个,累计授信近4000亿美元及发放贷款超过2000亿美元,相关贷款余额约2000亿美元。

我们也进一步从开发性和政策性银行、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角度,梳理了不同类型银行的具体做法。总体上看,开发性和政策性银行能够发挥自身业务特色,给予自己的经营专长给予“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开发性金融支持。大型商业银行基本上都在机构网点布局和“一带一路”建设中重大基建项目两个方面提供服务。股份制银行则一般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结合自身的经营特色提供产品和服务;也有股份制银行从自身经营较有优势的区域切入,还有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利用母公司的集团优势,提供综合性金融服务。

三、当前金融服务“一带一路”的不足

虽然当前各类金融机构都在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但是我们也发现,在金融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中还存在着一些不足。具体来看,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区域共建需要进一步加强。“一带一路”建设不是某个国家的“独角戏”,倡议之初就强调要共商、共建、共享。只有通过互利共赢将各国联系在一起,才能打造利益高度融合的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建设涉及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合作,资金需求量巨大,单个国家难以负担,必须动员沿线国家的力量。

其次,过度依赖开发性金融。开发性和政策性银行所推动的开发性金融对“一带一路” 建设的融资发挥了较大作用。大型商业银行对“一带一路”建设的支持也有类开发性金融的性质。

第三,市场主体力量发挥不足。国家财政资源有限,而且通常受国内法律等方面的约束。因此,单靠财政资源难以提供长期的、大规模的资金支持。借助市场力量,有利于最大程度地调动各种资源,促进“一带一路”建设中资源配置的有效性和可持续性。

最后,监管协调需要进一步加强。“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还需要过程,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始终存在,因此要加强沿线国家政府层面的金融机构的服务,建立金融监管机构的长效双边合作机制,建立金融预警机制。银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既需要国内监管机构推动银行“走出去”,也需要通过国家之间监管协调,为我国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其他国家提供良好的经营环境。

四、中小银行服务“一带一路”的对策建议

在当前以大型银行为主对“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金融服务的环境下,加强中小银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向全方位延伸,向纵深化发展,向短板处突破。与开发性、政策性银行和大型商业银行相比,中小银行在服务“一带一路”的过程中,有更加灵活多元、更加深入市场等优势,有利于吸引民间资本参与,推动各方共建,发挥市场主体的优势,促进资源优化配置。具体来讲,我们从四个方面建议加强中小银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首先,思想意识上要高度重视。中小银行要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创新金融服务,不断提升满足“一带一路”建设中综合性金融服务需求的能力。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持续推进和不断深化,中小银行应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差异化的发展基础和多样化投融资需求,在亚投行等多边金融机构的带动下,实现业务创新突破,通过有机整合境内和境外、离岸和在岸服务,深度融合产业链金融和供应链金融,增强一体化综合服务能力。下一步,中小银行应将境内外客户资源、资产资本进行优化再配置,通过境内外联动和母子公司联动,推出金融综合服务方案。

其次,服务方式上要灵活多样。中小银行可联合发起丝路银行,合作共赢,增强服务“一带一路”能力。同时,也要加强与大型银行、外资银行的合作。2017年7月召开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再次强调,“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金融创新”。中小银行可联合发起丝路银行,探索金融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组织创新。比如,西北五省区的核心城商行可以联合出资,共同发起成立丝路银行,提升服务“一带一路”的专业性。

现阶段,“一带一路”建设以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为主,加强与大型银行的合作有利于提升中小银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参与度。例如,可积极参与相关项目银团贷款。加强与外资银行的合作,有利于弥补中小银行境外分支机构不足的短板,提升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能力。

第三,参与主体上要各方共建。在政府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基础上,民间资本可以通过成立民营银行或产业投资基金等方式,深化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民营银行或产业投资基金的参与有利于提升民间资本参与“一带一路”的积极性,发挥全社会共建“一带一路”的力量;民营银行或产业投资基金在服务居民和小微企业方面更有优势,有利于弥补大型银行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空白。甘肃省目前还没有民营银行,可以此为契机申办民营银行。

最后,经营过程中要关注风险。在服务“一带一路”的建设过程中,加强风险管理,更加注重国别风险,关注“一带一路”建设对中国银行业全面风险管理带来的新挑战。“一带一路”沿线部分国家贸易结构不平衡,地缘政治局势动荡,部分国家财政实力偏弱,政府财政赤字较高,债务比率较高,部分战略性项目面广、量大、周期长,商业可持续性和信用风险较高,所以,要加强与境外机构和业务有关的战略风险、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合规风险、国别风险等全面风险管理。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血脉通,增长才有力。”金融推动资金融通,促进经济增长,银行业作为中国金融业的中流砥柱,应该持续为“一带一路”建设贡献更多的智慧和力量。这既是中国银行业责无旁贷的重任,也将为全行业带来发展机遇,更将为中小银行在新时代带来新机遇。面对新机遇,中小银行应主动承担起时代赋予使命和担当。

“自强不息,独树一帜”,我的血液里融入了母校的基因,母校是我永远的精神家园。感恩母校和老师们对我的培养,深深地祝福母校在新时代取得新的更大的发展!祝愿各位嘉宾和老师们、同学们新年快乐!

谢谢大家!

董希淼,兰州大学1996级校友,高级经济师,硕士生导师。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兼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新华社特约经济分析师、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等。起草的研究报告获得党和国家领导人肯定,多次赴欧美参加学术交流活动,先后获中国银行业发展研究优秀成果一二等奖,获“新金融研究贡献奖”等奖项,被授予中国银行业“年度意见领袖”等称号。在《人民日报》《中国金融》等发表论文和评论三百余篇,著有《有趣的金融》,主编《中国上市银行年报研究》系列报告。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尹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