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粮仓”稻农之变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8年10月02日13:51分类:区域经济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关俏俏 胡虎虎)农民丰收节后,位于新疆北部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开始了水稻的大面积采收。这个有着“粮仓”之称的“塞外江南”,是新疆三大水稻种植地之一。这些天,稻农们正经历着“共作”种植认知之变。

稻田“新四宝”带来新收获

稻鸭、稻鱼、稻虾、稻蟹,成为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稻田“新四宝”。在刚刚过去的中秋节里,部分稻农已经从稻鸭、稻蟹共作中尝到了甜头。

49岁的张丹峰是稻鸭的受益者。今年年初,他将自己50多亩土地流转给合作社,自己管理着一片鱼塘和300只稻鸭。

中秋节刚刚过去,鱼塘已然安静下来,听不见鸭子的嘎嘎叫声。“只能说供不应求,300多只稻鸭也就在中秋节那几天一抢而空,卖了15000元。”说起明年的计划,张丹峰说:“那不用说,肯定是继续养。”

管小平从甘肃种地种到了新疆。2016年,他借江苏援疆的机遇成立悦然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发展稻蟹。这个中秋,他挣得钵满盆满。

“目前稻蟹每亩产量35公斤,一亩可以挣4000多块,相比之下,水稻反而成了附加品。”管小平说。

在公司打工的吐力汗·阿勒德是当地少数敢于“吃螃蟹”的农民。从种植玉米、水稻到有机水稻和稻蟹共作,收入上的巨大变化让他迅速转变。

“过去种植玉米、水稻,每亩收入也就三四百元。”种了几十年地,低产低收让吐力汗·阿勒德想依靠土地脱贫变得异常艰难。

2017年,吐力汗·阿勒德进入企业打工,每天负责投撒饲料、收螃蟹;同时,他学着管小平在自家的12亩地里种上有机水稻,放入蟹苗。

“去年稻蟹挣了15000元,水稻收入4000元,加上每个月还有3000元的打工收入。”一年下来,吐力汗·阿勒德还清了两万元欠债,脱贫致富不再困难。

共作“启蒙”探索“优质优价”

作为水稻种植基地,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米厂众多,竞争激烈。为了适应市场,不少米厂开始探索从满足大众需求的平价米,到生态有机米、高端精装米,使粗放式的生产经营变得精细起来。

2016年11月,张红梅在自家米厂的基础上成立了合作社,流转了博斯坦乡一万亩土地。“我想借'共作’做生态有机米,但过程很难。”张红梅四处碰壁。

“去年引导稻农稻蛙共作,10户里只有两户愿意尝试,可过了一夜就变卦了。有人笑话我说'你一个小姑娘穿得干干净净哪会种地,太不靠谱了’。”张红梅说,虽然稻蛙共作只需要在农田周围加个围栏,但推起来也十分艰难。

几经劝说,终于有户稻农愿意尝试。张红梅迅速配上了牛蛙、围栏,还免费提供了肥料。

“到了秋天一只牛蛙都没收到,都跑掉了。”张红梅却并不在意。她说,“刚开始没有收益没关系,我看中的是这30亩稻田就在乡道边,往来人群和稻农听得见蛙声阵阵,只有引起关注,才能迈开绿色、有机、优质理念的第一步,这是稻农意识的启蒙阶段。”

“有些人需要多重收益收入才能得到保障,有些人不敢尝试,怕担了风险影响收成。”张丹峰分析了农民不认可“共作”的心理。

“其实我也是因为合作社每个月3000元的工资才愿意养稻鸭。”张丹峰坦言,基于合作社的保障,才成为极少数被“劝说动”的农民之一。

“合作社有500多人,从事养殖的只有二三十人,还不到十分之一。”张红梅说,自己用近两年的时间改变了这部分稻农的认识与看法。

“新农民”高收益未来可期

水稻刚刚开始大面积采收,期待收成的农民心里已然有了落差。

在张红梅家的米厂,一张国家公布的稻谷最低收购价格通知张贴在门口。“开始大面积收割前,大家才意识到价格下调了,心理落差很大。”但在张红梅看来,“这也是好事。”

“国家调控收购价后,指明了一个方向——优质优价。今年合作社里种植国标一级米的收购价达到了3.08元,比常规米(二级米)的价格2.6元高出了四毛八。”张红梅说,“显而易见,明年一级米种植订单会增加,而眼下在合作社里,种植一级米的有不少是那些已经通过稻鸭、稻蟹赚了一笔的稻农。”

“我们引导农民种植优质、有机水稻,虽然成本略高,但收购价格和市场行情也非常可观。”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农业局党组书记邓立介绍,新疆去年首次实施“三品一标”(无公害农产品、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和农产品地理标志)补助政策,对当地17家大米企业推行准入和统一标识,符合标准的企业在大米包装袋上使用“察布查尔大米”地理标志商标,“贴标”后的大米开始“抱团”走向市场。

邓立说,当地明年还将建由企业共同出资、占地200亩的现代化加工厂。“统一打造'察布查尔大米’这一个品牌,各自小厂全部关停,真正通过众人拾柴实现企业合力,推动质量提升形成核心实力与竞争力。”他说。

“以后,合作社只需要专心做基地建设,引入农资公司对社员土地进行从测土配方、土壤定制,到选种育种、疾病防控等一系列农田跟踪服务,提供优质产品。”张红梅说,她现在已经对“新农民”有了更新的认识。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曹梓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