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带一路”,从香港出发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1月07日16:56分类:区域经济

中国金融信息网讯(记者 李滨彬)在“一带一路”机遇下,中资企业利用香港“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金融和国际化优势,进一步发挥香港作为“走出去”的重要平台作用,助力香港打造“一带一路”融资枢纽和企业财资中心。

改革开放40年来,从海外企业投资内地“引进来”的窗口,到内地企业“走出去”的首选平台,香港这颗“东方之珠”更加熠熠生辉。

在“一带一路”机遇下,中资企业利用香港“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金融和国际化优势,进一步发挥香港作为“走出去”的重要平台作用,助力香港打造“一带一路”融资枢纽和企业财资中心。

从“蛇口”到“一带一路”

1978年10月,61岁的香港招商局原常务副董事长袁庚上任后的第一笔生意,便是买下了位于香港中环干诺道上一座24层的大楼,即现在的“老招商局大厦”。大楼售价6180万港元,第一次预交定金2000万港元,交付定金支票的时间是星期五的下午2点。对方只留下老板一人与袁庚洽谈,其余三人匆匆走出律师事务所,直奔银行而去。后来袁庚了解到,当天是星期五,对方如果不能在下午3点之前把支票交给银行,就只能等到下周一,同时将损失3天几万港元的利息。这是“时间就是金钱”的最好体现,也是袁庚的“香港第一课”,同时也促使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条响亮口号的诞生。

袁庚到香港调研后,立即与有关部门负责人商谈在邻近香港的广东沿海地区筹建招商局工业区的问题。1979年,招商局在深圳设立中国第一个对外开放型工业园区——蛇口工业区。

今天,招商局继承改革开放的基因,从香港出发,在“一带一路”上先试先行。招商局董事长李建红表示,香港作为“超级联系人”,在“一带一路”的践行中有着独特优势,招商局要充分发挥香港优势,配置国际国内资源,把集团打造成为国际国内资源的整合者,利用招商局“前港-中区-后城”的模式带动香港中小企业走出去。

“香港拥有完善的市场机制,一切都以市场化思维按市场规律办事。长期受香港影响熏陶,招商局形成了以市场化为核心的体制机制。”李建红说。

利用香港“走出去”,招商局参与了位于南北半球的两个项目:48平方公里的吉布提自贸区和91平方公里的中国-白俄罗斯工业园。前者在亚丁湾续写郑和下西洋的故事,是招商局“前港-中区-后城”蛇口综合开发模式在海外落地的第一个地区,成为“东非的蛇口”;后者在当年驼铃声远去的丝绸之路建园区、聚产业、造新城,成为“一带一路”的标志性项目

侧重港口和工业园区的投资建设,是香港中资企业“一带一路”建设的一大亮点。李建红说,香港是世界著名的航运中心和金融中心,这为招商局港口航运业务和金融业务发展提供了较多的产业资源。

“一带一路”金融大动脉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推动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相关融资和资金管理的需求,将为区内金融业带来大量商机。香港在促进基建投融资,如资金筹集、项目配对、风险管理、专业支援等方面独具优势。驻港中资企业正在引领构建“一带一路”金融大动脉。

中国银行在港经营超过百年,目前正积极推进区域性银行转型,实施集团重组战略。中银香港收购母行东南亚分支机构,并在文莱开设分行,对东南亚业务进行一体化经营管理,目前网点已遍布马来西亚、泰国等东盟七国,把中国银行在香港先进的管理、服务和金融产品等优势延伸至东南亚地区,提升中国银行集团区域及全球服务能力。

香港中国企业协会会长、中银香港总裁高迎欣介绍,近年来,中银香港完成了“一带一路”区域内电信、基建等多个行业的重点项目,为“一带一路”金融大动脉提供了有力支持。同时,中银香港还完成了与世界银行成员多边投资担保机构的首笔项目,为将来与国际多边机构的进一步合作、支持“一带一路”项目积累了经验。

除中银香港外,还有不少中资企业利用香港金融综合优势,建立多只专项投资基金,助力“一带一路”金融大动脉建设。

华润金融携手华润电力、水泥、置地、五丰等发起专项私募股权基金,充分撬动第三方资本,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分散风险,实现金融业务整体创新发展。

中信集团与中信银行、中信证券等金融子公司通过对“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设立“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基金,与沿线有关国家合作设立直接投资基金等方式,累计为国内外“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资金约150亿美元

“走出去”的理想平台

自1993年青岛啤酒赴港上市至今,香港资本市场一直是内地企业“走出去”的理想平台。目前,在超过2200家在港上市的企业中,内地企业市值占香港证券市场市值超过六成。

近年来,“走出去”呈现新特点——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在港成立企业财资中心,既满足企业财务管理需要,也有助于企业集中处理海外财资业务,提升运营效率,更好管理风险。

2016年,达维香港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黄逸宇全程参与了华泰证券的首次海外并购——华泰证券通过其香港金控平台收购美国一家金融科技公司的全部股份,交易总对价约7.8亿美元。这是华泰证券依托香港资本市场在境外进行的第一笔收购交易。

黄逸宇从美国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后,选择到港工作。他认为,中资企业海外收购面临“人生地不熟”等问题,例如“分手费”的概念对中资企业比较陌生——如果交易未能完成,买方需要向卖方支付补偿。香港的律师事务所大多是英资所或美资所,历史悠久,国际影响力大。这些律师事务所进行的法律尽职调查和法律意见书,在国际资本市场、外资投行和监管部门得到高度认可。

“香港的金融体系发达,与世界接轨,交易结算系统非常便捷,没有外汇管制或限额,诉讼风险很小。”黄逸宇说。

中资企业海外并购近年来呈现出日趋活跃的态势,并购的行业分布与区位分布也变得更加多元化,而香港作为“超级联系人”,越来越成为内地企业“走出去”的重要投融资平台。同时,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中资企业将会面临包括法律、政治、税务、金融及知识产权等多方面的风险,而香港正是中资企业的风险管理中心。

中国并购公会轮值主席胡章宏介绍说,“香港快速上升成为中国跨境并购百强交易最集中的地区之一,2018年的百强交易数量比2017年增加了14笔。”

胡章宏说,在“一带一路”地区有并购需求的中资企业更倾向于设立“香港平台”。香港在发债、上市、贷款和风投等融资方面具有成本低、效益高的优势,既能为“一带一路”沿线经济体的企业甚至政府集资和融资提供多元化金融平台,又能为投资者提供多样化资产分配工具。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王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