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以“稀”为贵,包头支柱产业——内蒙古自治区呼包鄂乌四市产业调研之四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9年09月12日09:33分类:区域经济

如果没有智能手机,我们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这个问题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 似乎不难回答。可是如果没有稀土呢?部分人可能就难讲清一二了。稀土对现代的正常生产生活非常重要,最典型的例子:没有稀土就造不出智能手机。小到我们日常生活所需的光学玻璃、一部分电子产品,大到工业生产所需的高效催化剂、武器系统、核燃料棒都离不开稀土材料。稀土拥有极高的资源价值和战略价值,稀土也正是包头的一张城市名片,作为拥有我国一半以上稀土储量的城市,以稀土资源为优势建立起的稀土勘探、采矿、冶炼、下游材料、高应用的稀土产业链正在包头蓬勃发展。

一、“白菜价”的稀土如何实现华丽逆袭?

中国稀土资源丰富,不仅储量世界第一,而且轻中重类型稀土齐全。2012年发布的《中国的稀土状况和政策》中指出,我国以23%的稀土储量承担了世界上90%以上的稀土供应量。丰富的储量,使我国在稀土供应端拥有垄断地位。

但是,这样的“垄断地位”并没有为我国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我国主要出口稀土原材料产品,位于稀土产业链的上游,附加值低,易受下游需求的影响。近年来,不停扩张的开采规模让我国的稀土产量年年攀升,产出远大于国内和国际市场的需求。稀土变成了一个“买方市场”,我国作为稀土最大的生产国、出口国却丧失了对稀土的定价权,稀土资源被卖成了“白菜价”(图1)。

图1:稀土近年来出口均价变化   

稀土出口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

其实,具有重要战略价值的稀土资源并未物尽其用。近年来我国成立了六大稀土集团,集中管理稀土的开采权,希望从供给侧上彻底改变稀土过量供应的现状;另一方面,积极拓展稀土应用的下游产业链,在稀土产业链的延伸过程中,实现稀土的价值跃升。

掌握稀土资源的定价权并发展起我国自己的高附加值稀土产业链成为了一个国家战略。

包头稀土产业发展现状

在国家稀土战略的指导下,包头近年来便着手解决稀土产业“挖土卖土”的问题:由于下游应用产业的缺失,包头稀土产业发展仅停留在稀土的开采冶炼以及初加工这样的低附加值环节。

随着一批稀土产业中下游高端应用企业及相关配套企业、稀土新材料研究机构的落地,包头的稀土产业逐步走在我国的前列。从产业链来看,包头稀土产业链向中下游延伸,目前形成永磁、储氢、抛光粉、催化助剂和稀土合金等五大集群产业,在一些高端应用产品上实现了技术突破,部分技术实现产业化。比如在工业生产中运用最为广泛的稀土磁性材料方面,包头已经实现了不同设备用磁钢的量产;粘结钕铁硼更是打破了美国多年的市场垄断。而在储氢材料方面,部分企业稀土储氢合金产品已经进入到了全球混合动力汽车的电池供应链。

但是,这并没有改变我国在稀土高端应用产品领域“跟跑”的困境,包头还有诸多稀土运用领域还处在起步或者技术发展阶段。高端医疗器械、超高纯或特殊物性稀土化合物、白光LED荧光粉、稀土磁致伸缩材料等或受制于核心技术,或受制于同国外产品性能的比较劣势,短时间难以摆脱进口依赖。

三、从稀土产业看包头的工业体系发展困境

稀土产业发展历程其实是包头当前其他诸多产业转型中一个“缩影”:长期的“粗放经营”模式和处在生产产业链上游的经济结构让包头发展放缓、技术落后,希望通过向生产产业链的中下游延伸以及技术研发革新带来的高附加值来实现产业的最终转型。

包头仍处在这样的转型道路上,生产产业链正在逐步向下游延伸,新兴产业正在逐步落地聚集,部分产业已经开始形成技术优势,但还没有完全摆脱原有工业体系的束缚,仍面临着处在生产产业链上中游位置所带来的风险和困境。既需要面对下游产品市场的需求波动带来的产业“震荡”,又由于技术劣势和缺乏品牌效应无法攫取价值产业链上前端研发、设计和后端市场销售的高附加值。从稀土产业来看,目前我国出口的仍是稀土原材料或是中端产品,附加值更高的高端应用产品需要花重金进口。

同时,要突破产业技术的瓶颈,人才储备必不可少,高端人才的匮乏也是包头发展面临的困境。目前,包头产业技术人才的数量在四市占有相对优势,并对其他地区形成人才输出。但在面对高精尖的科研任务时,仍需要同知名高校、知名企业成立联合的科研机构来解决“卡脖子”的技术难题。从侧面反应,包头仍没有形成本土的教育科研资源的优势:包头的稀土储量如此丰富、工业体系相对完整却没有与之匹配的以工科、矿业为特色的知名大学;缺乏竞争优势的人才政策和比较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也让包头“留不住人”。“飞地”模式在当前值得借鉴发展但更重要的仍是形成包头自身的科研人才培养体系和人才竞争力,这才是包头在发展稀土下游产业链等诸多高附加值产业上长久的动力。

此外,稀土等产业的发展也不可避免给包头带来了协调好发展与环境保护关系的考验。目前,包头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工业围城”现象。钢铁、铝业、煤化工这些高耗能支柱产业在主城区周边分布相对密集。近年来,尽管生态环保政策趋严,对城市的生态环境压力仍然很大。部分高技术产业项目出于环境承载能力的考量无法被批复,让包头新旧动能转换出现了阻碍,这从侧面反映了某些高新技术项目也具有高污染、高耗能的特点。如何满足稀土等新兴产业聚集的发展需求又平衡好同环境保护的关系,需要一个更清晰的产业发展规划。

四、转型升级,物尽其用

现阶段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迈进,企业新旧动能转换已经迫在眉睫,尤其是像包头这样依托于资源优势的工业企业,想要在下一阶段焕发出新的活力,必须转型升级,走绿色环保之路。

1.打造完整稀土产业链,增强产业间联动效应。要从产业链的源头看到最末端,贯通整个产业链。不能只是停留在资源类产品加工制造以及出口贸易,要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一方面在已有科研优势的基础上,加大与高等院校合作,打造更加完整的产学研体系,掌握核心科技,转换为高端产品;另一方面政府也要鼓励企业的研发活动,共同提升R&D投入,为企业的转型升级培育良好的科技创新土壤。

各产业不应孤立发展,同一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集聚发展,不同行业的企业间相互有机组合,都可以产生联动效应。如铝深加工产业园区里,电解铝生产企业直接将产出的铝水供给隔壁铝轮毂生产企业使用就是一个企业间联动发展的良好示例;稀土产业也可以同钢铁产业与装备制造业结合,利用钢材与稀土材料,双方共同研发高端装备产品,再通过自身物流业拓展消费端市场,形成良好的产业间协同效应。

2.利用产业基础吸引并留住人才。充分发挥目前已有的工业产业基础,与中东部优秀的重工业大学合作,建立分校区或研究院。既能解决这些院校面临生源不足与对口工作问题,又能为包头的发展储备科研人才;继续发展“飞地”人才利用模式,与重点院校合作建立研究机构,配备先进科研设施,不仅仅是利用发达地区的人才解决本地区的发展难题,更要让科研人才留在本地区。

3.构建完善统一的生态准入体系,分批次整改与准入。首先在全市范围内统筹调度土地、环境容量等资源要素、能耗指标,形成完善的准入指标体系,其次基于此指标体系,有计划地对传统企业整改转移,对新兴产业适当引进。目前,包头同鄂尔多斯的产业转移上合作就是一个很好的示范:后者的达拉特旗、杭锦旗正承接包头市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

古时的包头因为地理位置成为边塞的军事重镇。如今包头市拥有战略作用如此重大的稀土资源,在未来发展中要进一步扩大这种优势,真正做到土以稀为贵!在促进以稀土产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发展,优化产业结构,延伸产业链的同时,实现资源要素的物尽其用。(浙江大学呼包鄂乌产业指导目录课题组:陈健,浙江大学中国西部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课题组组长;景乃权,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郝焜,刘晓舟,吕佳钰,刘超,孙越琦,浙江大学金融系研究生)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蒋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