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雪山草地”的眷恋——记支援藏区的青年干部于泳

6月20日,北京。于泳周末加班,同往常一样,每到下午三点就会犯困。

作为中粮集团八零后经济学博士,他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挂职归来己两个多月,还有醉氧反应。

于泳起身换泡浓茶,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窗外的天空,想着两千公里外蓝天白云下的雪山草地。

“翻雪山,过草地”,那是革命先辈苦难辉煌的过往。于泳与雪山草地的故事,没有那么宏大与悲壮,却有一位普通共产党员干部支援四川藏区建设担当使命的可贵精神。

2019 年 7 月,于泳调研阿坝金川县山洪泥石流受灾现场。

当课本中的“雪山草地”出现在眼前

4年前,于泳刚刚接受完中粮集团青年领导干部培训,公司领导找到他:“西部民族地区需要金融干部,组织考虑让你去”。当时他并不知道要去哪里,却毫不犹豫地点下了头。

2016年12月6日,他接到了来自四川的任命:为中共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委员会委员、常委,提名政府副州长。

2019年11月,于泳在红原县希望小学为孩子们捐赠手套棉帽。新华社记者 谢佼 摄

他儿子才5岁,刚把身体多病的父母接到北京3个月。说没有犹豫,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含泪做双亲的工作:“我要服从组织安排,爸妈回老家等我从阿坝回来”。

2017年1月3日,于泳从北京到了成都。阿坝州州长杨克宁找他谈话到,1935年4月至1936年8月,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相继经过阿坝,转战停留16个月,是长征途中活动时间最漫长、行军条件最艰苦、战斗成绩最辉煌的地区。“现在,阿坝州还是中央确定的“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你是党的年轻干部,特别是金融干部,我们需要用金融力量推动藏区发展”。

第二天,他随杨克宁州长进阿坝。途中,车过海拔4458米的鹧鸪山,于泳感到缺氧头疼。他望着大雪山的山脊,心想我这是坐车而行,而当年红军过梦笔山时会有多么困苦。州长杨克宁讲,梦笔山在你的左手边,若尔盖草地在你的右手边,今后你都会去到的。于泳说,前几天他还专门找到小学课文《七根火柴》读了好几遍,上小学时就被这个真实的故事感动着。

于泳上任后,先后不下十次翻过当年红军翻越的梦笔山垭口,多次到《七根火柴》描写中的红原若尔盖湿地草原。州里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教育,他说,现在真正理解了共产党人“翻雪山、过草地”的初心,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啊。

于泳把全部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州里不仅让他分管地方金融,还把国资国企、自然资源、商务投资合作等工作都压在了他的肩上,他成了最忙的人。

路险、缺氧、高海拔,在高原藏区,危险随时可能袭来,他却一直奔波在路上。3年多来,他行程20多万公里,平均下来每天有4、5个小时在车上。

于泳在走访贫困户。新华社记者 谢佼 摄

2019年2月1日,于泳开完一个工作短会,想到了理县薛城镇木卡村贫困党员杨平康,对驾驶员藏族小伙杨浩说:“快春节了,我得去老杨家看看”。

老杨是位老党员,他的老伴动了开颅手术,儿子意外去世,儿媳改嫁,留下两个小孙女。是于泳协调帮扶措施,为老人安排了公益岗位,解决孩子上学困难,一家人生活基本有了着落。

途中,经过隧道。突然间,车辆失去控制,高速撞向了石壁。他眼前一黑,昏死过去。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断了两根肋骨的于泳从剧痛中醒来,前车窗玻璃已经没了,不见了驾驶员。他爬出车来,拖着伤体,呼喊驾驶员的名字,打着电筒找人,十几米外杨浩已经停止了呼吸。

在医院,他一次次地惊醒,一闭上眼,就是那可怕的黑暗袭来。出现在脑海的,还有阿坝高原那些熟悉亲人的脸。转动经筒的僧人、忙前忙后的杨平康、九寨沟的山山水水,仿佛都在看着于泳。

我一定要回去!回到工作岗位去!于泳对自己说。

3月4日,不顾医生的阻拦,于泳回到了他为之牵挂的藏区高原。见他回来,贫困户杨平康送来亲手做的木菜墩。端着沉沉的菜墩,于泳感受到阿坝父老那沉甸甸的感情。

”雪山草地“让于泳的青春之火燃烧在藏区高原。几年来,他走遍了羌山藏寨几十个贫困村,走访了几百余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多次带队到县开展扶贫全覆盖督导检查,发现解决问题百余项。

为了九寨天堂更美丽

阿坝地处川、甘、青三省交界地区、青藏高原东南缘,旅游资源十分富集,是“全域旅游”概念的提出地。有九寨沟、黄龙、四姑娘山等国家和省级风景名胜区9个,国家地质公园3处,国家5A级旅游景区3个、4A级旅游景区22个。  

于泳认为,藏区“全域旅游”若想取得跨越式发展,必须借助金融市场的力量。

九寨黄龙是阿坝龙头景区,具有极高知名度,苦盼上市20多年未果。

对于泳的到来,州长杨克宁喜出望外。他拍着于泳的肩膀,爽朗地说:“年轻人来得好!九寨黄龙上市难题就交给你了”。

刚一接手,于泳就吃了当头一棒。“第一次保荐机构的招投标,就有公司以6%的最高费率报价中标,多家投标单位投诉,引起极大争议,能没问题吗?”于泳说,“有朋友好心劝我,说你一个挂职干部不用那么较真。我说不行,这辜负了领导的信任和群众的期待。”

他连夜向上汇报,取得领导支持后按程序推翻了原投标结果。

第二次开标,选出了行业头部机构,而且中标费率也降到了1.26%,比原标省了5000万,相当于阿坝州壤塘县两年的财政收入。

解决了这个问题,马上又面临两大难题。

首先是思想的统一。当地干部对上市历来有不同声音,“我们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要拿去和股民分享?”于泳用黄山景区上市的例证说明:景区上市后从资本市场拿回几十个亿的投资,进一步开发了当地旅游资源,带动了经济社会发展,比自身积累快得多。

其次是经营的规范。九寨沟历史上存在一定程度的政企不分、对外投资不规范等问题。于泳带头清理十余年的旧账,他顶住各方压力,以挂职干部的超脱姿态和本地干部的担当作为,化解了35大项100余小项的遗留难题。

就在他埋头冲刺上市的时候,老天爷开了一个玩笑。2017年8月8日,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景区遭受重创,上市进程被迫中断。

于泳站在九寨沟破碎的山门前,望着沉寂的远山近水,他暗下决心:“上市能带来快速发展,推迟上市更要练好内功!一定要把九寨天堂恢复重建得更美丽”。

地震造成破坏,也带来新的造化。于泳担任了灾后重建地灾防治和生态修复组组长。他反复对接地质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重点实验室,多次进京到省拜访地质专家,几十次进出重建中的景区现场办公。引入最新科技手段,一边夯实地灾防治基础工作,一边推进自然遗产生态修复,一边通过自然恢复孕育美景。

地震前,九寨沟有一个美丽的小湖,叫做火花海。地震后,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海,形成一道奇观“双龙海瀑布”。恢复重建中,围绕它进行游人观景环境打造,带来新的观赏视角,更添神奇魅力。

目前,九寨黄龙景区旅游正在恢复元气,游客数量不断创出新高。景区上市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让格桑花开得更鲜艳

阿坝大草原上风吹草低,那年复一年遍开的格桑花,见证了藏区的贫困、病痛和忧愁。在壤塘县棒托寺,历代先人在50万块石头上镌刻大藏经,就是为了祈祷草原藏民生活能够富足幸福。

于泳怎么也忘不了大骨节病病人那无助的眼神,棒托寺贫困僧人王扎、夺尔依塔那忧愁的面容。他思考得最多的问题是,面对深度贫困,有什么精准脱贫治本之策?

眉头紧锁,直到他看到了“浮云牧场”。

在海拔2600米的阿坝州理县通化乡西山村,村里利用已废弃的荒坡开设户外体验式酒店,尝试农旅融合,游客络绎不绝。过去搬下山的贫苦户又搬了回去,在路边卖起了土豆。一名叫黄秀英的农家妇女,缺资金、缺技术致贫,靠种土豆过日子,家里人均年收入只有2000元。

”你们最需要什么帮助?“于泳问。

浮云牧场每天都有客人无房可住又下山去,我们也想搞民宿接待,可是缺本钱。”黄秀英说。

于泳在阿坝州调研旅游资源开发。新华社记者 谢佼 摄

于是,于泳主抓制定了《阿坝州普惠金融发展实施意见》,在全州金融机构空白乡镇建设了63个简易网点,13个农村金融综合服务示范站,打通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

一系列金融扶贫的施策,润泽勤劳的人民。

——运用优惠政策效应传导,建立“基地+再贷款+信贷”,提供再贷款信贷支持1240万元,利率比市场利率低4个百分点。农业银行、邮储银行和信用社三家金融机构累计运用自有资金2660万元提供支持。

——推广数字金融普惠服务,建立“基地+信贷+金融服务”。自助服务终端、流动服务、固定服务代理等多种服务上了山,小额取现、代理转账、钞币兑换等让旅游更加便捷。

——变信用为资本,建立“基地+信贷+信用体系”。西山村被评为B级信用村,整村授信1700万元,增加了1290万元。贫困户黄秀英被评为信用户,获得小额信贷5万元,建起7间旅游板房,家庭人均年收入第一年就达到近3万元。

在于泳的主导下,金融支持全州建成产业基地95个,实现对全州13县(市)全覆盖,累计投放贷款金额30.98亿元,贷款余额12.05亿元,金融扶贫有声有色。

困扰阿坝州的贫困难题取得历史性突破。2019年,阿坝全州13个县(市)成功摘帽,10.34万贫困人口顺利脱贫。

让藏羌儿女脸上失去笑容的除了贫困,还有“地灾”。于泳说,阿坝是地质灾害频发地区,不让群众因灾致贫、返贫,防灾、减灾、救灾是他挂职3年多来的最大挑战。

2019年8月雨季,阿坝州突发百年不遇泥石流和大山洪,短短十几分钟,泥石流就冲入河道,翻过拦挡坝,冲毁国道,让“卧龙”成为孤岛。于泳成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州县干部,他在最前线奋战6天,经历数不清的危急艰险,集中了州内州外的抢险救援力量,终于化险为夷。

于泳认识到,阿坝州地质环境脆弱,治理资金有限,地灾更多靠人防。

2018年他组织排查地灾隐患点6608处,避免1760人因灾伤亡。2019年又拉网式排查地灾隐患点5351处,避免3819人因灾伤亡。全州仍有1093处重大隐患点威胁着26.25万人的生命和146.7亿元的财产安全。地灾治理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他多次带队进京争取资金。在他协调和指导下,仅在2019年就完成了23处重大地质灾害隐患工程治理、11处中小型地质灾害隐患排危除险工程建设等。

雪山草地无言,它见证了于泳3年多来在蓝天白云下为藏羌百姓奔忙的身影,见证了他作为成百上千挂职干部中一位普通党员的“使命”情怀。

“何时再回雪山草地,还想喝藏民的酥油茶”。于泳援藏挂职的任期结束了,但他对雪山草地的思念,才刚刚开始。(苏会志、陈天湖、谢佼)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史言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