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架”“上货架”是研究工作的最高境界

课题多,研究项目多,形成的论文和报告多,但真正有用的不是很多。这是许多人包括学界人士的感慨。最近赴北京石墨烯研究院调研,发现这里传播和弘扬着“上书架”“上货架”理论,践行工匠精神,融通政产学研,实施“以工代研”,全力追求卓越,颇有感慨。

“上书架”“上货架”体现科技工作者的最高境界。这个判断出自于该团队领头人刘忠范。他认为,“上书架”并非简单地发表学术论文,而是真正对科学有用,成果能够写到教科书里,留在科学史上。“上货架”并非简单地申请几项专利,而是真正转化出、用得上,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对国计民生发挥作用。“一上”不易, “两上”更难,这不是唾手可得的目标,而应成为科技工作者矢志不渝的追求,可以理解为一种理念,一个导向。“两上”理论的本质是让研究成果“有真正的价值”,针对的是理论与应用“两张皮”。 岂止在自然科学领域,在社会科学领域,也存在着课题多成果少、 论文多应用少的弊端,导致智库“有库少智”和“有库无智”。瞄准高端目标,拿出过硬成果,应当成为所有研究者的共同追求。

“上书架”“上货架”内蕴人才管理的科学方法。“上书架”与“上货架”都是业绩的体现和成果的展示,都值得推崇和尊重, 但代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两种不同的路径,有着内在的辩证关系。 研究领域人才济济,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各有千秋,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是最大的资源节约和人才集约。为研究者定好位,把研究工作布好局,鸟在天上飞,鱼在水中游,用其所长,各得其所,多出成果。这其中内蕴着知人善用、用其所长、尊重人、理解人的道理,既是科学的人才观,也是正确的方法论。

“上书架”“上货架”需要好的机制和环境。一要政策激励。创新研究人才和研究成果评价体制机制,大胆改革人才激励政策, 激发研究者的积极性、创造性,迈出从学术文章到成果应用、从研究工作到产业发展的坚实步伐,体现研究价值。同时,真正破除“大锅饭”,砸碎“铁饭碗”,对于研究群体中的“南郭先生”,也要有考核规程和淘汰机制。二要境界支撑。人活物质,也活精神,更活境界。当年老一辈科学家不计名利,无私奉献,留下辉煌业绩和感 人佳话。时代变了,物质生活充裕了,但不能陷入过度追求名利的 泥淖,还是要大力倡导报效国家、建功立业的科学家情怀,勉励“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十年磨剑,舍得付出。三要工匠精神培育。在研究领域乃至全社会大力弘扬工匠精神,倡导锲而不舍, 反对急功近利;倡导一丝不苟,反对粗制滥造;倡导志存高远,反对好高骛远。

凡事不认真是工匠精神的天敌,做事不踏实是成就大业的禁忌。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民族才是有前途的民族,耐住寂寞、矢志不渝的科学家团队才是有希望的团队。( 贾玉奎 作者单位:市场监管总局发展研究中心)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史言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