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疫情下,新加坡旅游业步履维艰

新华财经新加坡8月9日电(记者李晓渝)很多中国游客到了新加坡,都会产生一种错觉——“我真的出国了吗?”

的确,逛街可能走进“海澜之家”,吃饭能选川鲁粤淮阳,住店服务员会说普通话,打车结帐可以用微信支付,而且走到哪个景点或者大商场,旁边总能听到同胞们的声音,这不能不让中国游客产生还在国内旅游的错觉。

但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疫情爆发后,边境管控措施让新加坡失去了外国游客,尤其是中国大陆游客。所有与旅游相关的行业,包括航空、酒店、零售等等,都遭受重创,新加坡旅游业步履维艰。

新加坡旅游局7月发布公告称,受疫情影响,今年1月至3月,新加坡接待国际旅客约270万人次,同比下降43.2%。同时,新加坡旅游总收入约为40亿新元(约合人民币201.19亿元),同比减少约39%。中国大陆失去了赴新旅客数量排名第一的位置,访新旅客仅33.7万人次,同比减少了65%;但中国大陆旅客在新加坡的消费额继续排名第一,达4.71亿新元,同比减少57%。

8月6日,行人路过部分店面停业装修的新加坡牛车水美食街(新华社记者 李晓渝 摄)

第一季度并非新加坡旅游业的最低谷。新加坡政府从4月7日至6月1日实施了名为“断路器”的疫情阻断措施,让该国的旅游相关服务陷入停滞。而且,即使新加坡在6月2日进入“解封”第一阶段,旅游业也没有随之解禁。直到7月1日,才有部分旅游企业获批重新开始运营,但这样的运营也面临重重限制,而且外国游客还无法恢复。

举例来说,新加坡环球影城虽然恢复开放,但只接受网上购票,公共假日外只在周四至周日营业,且营业时间只有14时至21时。园内部分街头表演和剧场演出项目暂停,游客们哪怕是坐过山车时也不能摘下口罩,与园内卡通形象合影时必须保持安全距离。

记者日前在环球影城门口看到,即使是周六,而且还是刚开园的高峰时间,排队入园的游客也不多。三五成群的本地游客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现场用手机扫二维码上网购票,所有的购票亭还处于关闭状态。附近的糖果店、礼品店和餐厅并没有全部恢复营业,著名的Candylicious糖果屋在窗户上贴出了打折优惠的广告。

7月4日,几位客人在新加坡圣淘沙Candylicious糖果屋门口排队(新华社记者 李晓渝 摄)

7月15日,圣淘沙名胜世界宣布裁员,当地媒体称被解雇的员工可能达2000人。圣淘沙名胜世界表示,裁员是因为疫情给新加坡旅游业带来了“毁灭性冲击”。为了应对未来挑战,企业必须转型,重新出发。而在此之前,圣淘沙名胜世界已经对企业成本进行了调整,取消了非必要支出,管理层减薪30%左右。

新加坡各大酒店也不好受,全国约6.7万个酒店客房中有超过一半被征用为应对疫情的隔离设施等。新加坡旅游局局长陈建隆7月下旬表示,从7月1日开始,新加坡有超过100家酒店提呈了计划书并申请重新营业,但到21日为止只有约80家酒店获批开放接待本地居民。他表示,政府在批准酒店重新开放的同时,也必须确保一旦出现第二波疫情,新加坡仍有充足的地点作为隔离用途,因此政府目前不会批准整个酒店业重新开放。

其他旅游相关产业更是艰难。今年6月,新加坡零售销售额尽管环比大涨51.1%,但同比仍然出现了27.8%的降幅。同时,新加坡食品与饮料服务零售销售额同比下降43.5%。这两组数据表明,新加坡零售业与餐饮业还远没有恢复正常。

此外,尽管没有数据支撑,但显而易见的是新加坡会展业也承受了巨大的损失。一方面,原定举办的新加坡航空展、香格里拉对话会等明星活动被迫取消;另一方面,新达城新加坡国际会议与展览中心、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等大型会展场所失去了大量业务,新加坡博览中心则在5月被改装成了社区隔离设施。

8月6日,曾举办过东盟峰会等重大活动的新加坡新达城国际会议展览中心的入口被拦住(新华社记者 李晓渝 摄)

新加坡旅游业面对的困局还将延续下去,缺失国际旅客将让整个行业蒙受巨大损失。2019年,国际旅客给新加坡带来的旅游总收入高达277亿新元,其中购物、住宿、餐饮三个环节的收入分别占20%、20%和9%,观光、娱乐和博彩环节的收入占22%。刨除观光、娱乐和博彩环节,国际旅客给新加坡带来的旅游总收入为216.92亿新元,其中来自中国大陆旅客的收入为41.24亿新元。2020年,陈建隆表示,尽管还无法预估未来几个月旅游业的表现,但4月和5月新加坡接待的国际旅客人次已下滑了99.9%,而这个情况可能会延续到今年年底。

为了应对国际旅客的缺失,新加坡政府正计划拉动旅游内需。7月22日,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圣淘沙开发公司和新加坡旅游局联合宣布推出“重新探索新加坡”(SingapoRediscovers)计划,旨在支持本地化生活方式和当地旅游业,鼓励新加坡居民探索新加坡的不同方面。具体来说,三方将拨款4500万新元,通过与社区合作寻找鲜为人知景点,策划邻里特制行程,以及推出优质体验和优惠折扣三方面内容,刺激内需,鼓励本地人在境内游玩和消费。

8月6日,在新加坡唐人街牛车水的步行街上,行人路过销售旅游纪念品的商铺(新华社记者 李晓渝 摄)

推出这项计划是希望新加坡人能把每年的旅游预算花一部分在国内。2018年新加坡人海外旅游消费340亿新元,而外国游客在新加坡的消费大约是270亿新元。从数字上看,新加坡人的旅游预算的确能拉本国旅游业一把,但事实上这个计划的效果存疑。新加坡华运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良义告诉记者,新加坡市场太小,而且境内游对本国民众的吸引力不大,缺失外国游客带来的损失很难从内需上弥补。

新加坡《联合早报》在7月发表两篇社论探讨旅游业前景。社论指出,新加坡内需市场小,单靠本地消费者难以支撑旅游业和文化产业。失去国际游客后,新加坡没有条件如其他一些国家那样,能依靠国内市场做到“一切如常”。新加坡没有腹地和天然旅游资源,该国民众向来习惯出国旅行,对国内旅游缺乏兴趣。但是,新加坡可以调整策略,发现内在旅游价值,开发以本地游客为对象的深度旅游内容,这样就有可能打开新局面。

8月6日,新加坡城联广场里一家专营市内旅游项目的店铺没有营业(新华社记者 李晓渝 摄)

拉动内需有可能将成为新加坡旅游业的“及时雨”,但旅游企业能从疫情爆发时坚持到现在,靠得还是政府的直接支持。李良义告诉记者,尽管多个月来业务已经陷入停滞,但新加坡政府提供的员工工资补贴、培训补助等援助措施让他的旅行社还能支撑下去,并没有大范围裁员。旅行社的员工们正利用这段赋闲在家的时间参加各种培训。

新加坡旅游局旅行社与导游署长林子敦近日在回复当地媒体询问时表示,今年2月1日至7月21日,新加坡共有15家旅行社结束营业,其中8家是因为疫情停业。而在去年同期,新加坡有31家旅行社结束营业。由此可见,新加坡政府给旅游企业提供的各项直接援助措施到目前为止是卓有成效的。

8月6日,新加坡新达城购物中心里的一家旅行社大门紧闭(新华社记者 李晓渝 摄)

但是,这些“派钱”援助恐怕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7月27日在新一届内阁宣誓就职仪式上提到了政府对行业的支持。他说,一些行业将不复以往,而政府也不可能一直支援它们。为了新加坡的长远发展,更好的策略是把资源放在建立新的优势和能力上,开拓新的领域,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借此帮助那些面临困境的企业和工人转战新兴领域。

对于新加坡旅游业来说,新兴领域无疑就是在线业务。李良义的旅游企业与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中国驻新加坡旅游办事处联合推出“云·游中国——护照里面的中国文化与旅游”系列视频讲座,目前在Youtube等多个在线平台播出,广受好评。尽管还没有开发其商业价值,但疫情当中,这套在线讲座能在新加坡保持住一定的“中国游”热度,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集团所推出的虚拟动物园体验“来自野边的问候”(Hello from the Wild Side)是疫情期间备受欢迎的在线项目之一。即使新加坡动物园、夜间野生动物园、河川生态园和裕廊飞禽公园都被关闭或限流,这个项目带来的虚拟体验也能让新加坡人在家中通过视频连线亲睹动物们的一举一动,获取相关知识,并与饲养员进行实时交流。值得注意的是,“来自野边的问候”已经完成了商业模式的建立,各项服务收费在50新元至250新元不等。其中,5项个人定制服务具有相当的创新性,比如收费80新元的一分钟黄颈亚马逊鹦鹉唱生日歌送祝福视频信息服务,正好瞄准了疫情期间新加坡人的社交需求。

新加坡热卖会是新加坡旅游局和众多零售及其他企业每年共同举办的重要活动,由于促销力度大,活动新颖,每年都能吸引大量国际游客和本地消费者参加。今年的新加坡热卖会也被搬到了网络上,成为为期32天的网络版新加坡热卖会。据当地媒体报道,今年9月9日至10月10日,这项活动将推动零售、酒店、餐饮和旅游景点企业跨界合作,同时加强消费者的网络购物体验。消费者将不仅享有线上和线下的限时促销,也可以通过社交媒体直播、虚拟及增强现实展示厅和电子商品目录享有各种促销优惠。主办方希望借“网红带货”等新形式,吸引20万人次的观众。

陈建隆表示,即使国际旅游恢复,新加坡旅游业也难以尽复旧观,因此当地旅游企业必须借科技和转型来迈入新常态。为此,新加坡旅游局已经公开征求解决方案,并将于2021年设立旅游展望工作坊(ThreeHouse),为旅游企业和科技服务供应商提供共同创新空间,促进双方合作交流,为测试创意提供便利。


编辑:周鸾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2020中国资产管理武夷峰会

2020中国资产管理武夷峰会

[责任编辑:周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