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调查】创新模式蓬勃发展但尚处监管盲区 网络互助平台将走向何方?

新华财经北京9月16日电(记者张斯文、王虎云、韩韬)近几年,诞生在数字经济时代的网络互助平台迅速扩张,正隐隐成为在全民医保和商业保险以外的第三大保障模式,一定程度上为社会中低收入家庭提供了一种普惠式的医疗保障补充。然而,网络互助平台目前监管主体不明确,也存在金融、经营、信息、道德、社会等风险。

助力建立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

目前我国基本医保的保障水平有限,在保障人群、保障程度等方面仍存在不足。《2018年全国基本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职工医保住院费用基金支付71.8%,居民医保住院费用基金支付56.1%。不过记者调研发现,个人和家庭的总体医疗自费比例很多超过50%。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医保和大额救助一般都有医保最高支付限额,一旦发生癌症等重大疾病,中低收入劳动力阶层发生灾难性卫生支出的风险仍然很大。

有业内人士认为,大病网络互助能够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比大病公益众筹模式更确定、更机制化的大病重疾保障,有效降低大病患者家庭的经济损失,减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风险。

蚂蚁金服研究院日前发布的《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显示,截至2019年底,我国网络互助服务平台的实际分摊人数为1.5亿(去重后),网络互助金总额约54亿元,对非医保大病费用保障水平的贡献度为6.7%。预计到2025年我国网络互助成员将达4.5亿人,覆盖中国14亿人口的32%左右,大病网络互助金有望达到510亿元水平,对非医保大病医疗费用保障水平的贡献度增加至16.6%。

目前我国有三家分摊成员超过1000万人的网络互助平台。截至2020年3月底,依托蚂蚁集团平台的相互宝发展成员超过1亿人,累计帮助人数超过2.8万,水滴互助和轻松互助的成员数量分别超过1400万人和1500万人,累计帮助数千人。此外,成员数量均在数百万级别的中等规模网络互助平台还有壁虎互助、e互助、康爱公社、夸克联盟、众托帮等。近年来,百度、美团、滴滴、京东、苏宁、360等大型互联网公司纷纷抢滩网络互助行业,这些新兴平台目前还处于发展早期,但由于背后有大型互联网公司支持,具备海量成员触达能力和各有特色的生态圈,具有一定发展潜力。

据蚂蚁金服研究院对网络互助行业成员的问卷调查,该行业的成员主要为收入中等及偏低、保障相对缺乏、大病负担能力较低人群。“网络互助平台比较适合特殊群体,尤其是低收入人群。成员要花的钱很少,但发生疾病之后的保险额度还可以,加之现在医疗费用也比较高,商业保险又比较贵,网络互助能在夹缝当中生存下来也不容易,这个机制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说。

中国保险学会常务理事、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对记者表示,以“相互宝”为代表的网络互助项目具有非营利性、成本低廉、普惠互助的特点,成为中低收入人群提高自身保障的重要途径。

网络互助与商业保险不同

网络互助是2011年发端、2018年以来快速发展的网络医疗健康互助模式。

中共中央、国务院2020年2月25日印发的《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指出,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其中,第八条“促进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发展”中,明确表示“支持医疗互助有序发展”。

“网络互助基于公众所缔结的契约,公平性和标准性谁也无法改变。”e互助相关负责人表示。用户如果有更多或更个性化的保障需求,则适合选择商业付费模式的保险。

在网络互助平台上,会员履行了均摊义务就有权利享受均摊捐助。2018年11月孙某某体检报告显示肝占位,随后在上海肝胆外科医院进行右肝肿瘤切除术,术后病理报告确诊为右叶肝细胞癌。孙某某最终在e互助平台上筹集了147545.61元,最终参与人数为394188人。

但实践中也存在一些互助申请被拒绝的案例。2018年10月,周某被确诊为甲状腺乳头状微小癌并实施了手术。据此,周某向e互助提出互助申请,但e互助作出不予发起互助的决定,原因是周某在加入互助前已经存在甲状腺结节症状。之后,原告周某将运营e互助的深圳点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e互助平台发起互助。2020年,广州互联网法院宣判,驳回周某全部诉讼请求。法院认为,周某未能提交证据证明等待期满前的健康状况,要求点煷公司发起互助缺乏依据。

网络互助行业普遍采用“事后审查”的确认模式,即以会员自主承诺无重大疾病,加入互助后有180天的等待期,以此代替前置性的体检和问询程序,在会员提出互助申请后才对互助申请进行实质性审核。这种模式虽符合商业逻辑,但存在一定的滞后性。

承办法官指出,商业保险中,投保人在支付保险费的同时将风险转移给保险人,投保人出现保险事故时由保险人直接赔偿。而网络互助是一种开放式风险交换契约,由全体会员共同分摊风险,平台只承担审核互助申请、划拨资金的责任,没有与会员发生风险转移,这与商业保险明显不同。

据美团互助相关负责人介绍,会员加入网络互助平台时,有明确的健康告知,申请互助金会员也需要符合健康告知要求。但一些用户并未仔细阅读并排查自身是否有健康要求中限制加入的疾病。等到理赔时被调查出,加入前有疾病不能给予互助。还有其他很多原因,比如不属于互助疾病的范围、等待期内患病等,这些都是为了互助本身的良性发展,也维护了大多数人的利益。

需进一步明确如何监管

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撰文称,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文章还提到,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对于网络互助平台的分类定位,业内一直以来都存在争议。是属于保险?还是公益?亦或是互联网信息提供平台?因此,归谁监管也难以明确。

如果把网络互助平台看作科技型企业,发布的网络互助计划作为科技产品,则应由工业与信息部门进行监管。但网络互助实质构建起一种互助性的经济组织,提供的并不是单纯的科技产品,且涉及资金往来,仅由工业与信息部门进行监管并不能对其核心风险进行有效监管。

中国金融科技50人青年成员周运涛认为,网络互助业务的核心,实质上是对资金的撮合和对资金流管理,是较为典型的货币流通行为,具备明显的金融属性。“网络互助计划产品属于一种较为典型的准公共产品,为保障社会利益最大化,需要对网络互助实施有效监管。”

在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教授王国军看来,近年来保险严监管做得比较好,但网络互助平台没有精算,费用收取、产品设计、理赔都不在监管范围之内,也没有太多数据支撑,因此,保险监管部门不太希望把它纳入进来,担心破坏保险市场信誉,影响消费者购买保险产品的信心。

朱铭来对记者表示,当前网络互助平台模式差异较大,除“相互宝”这样的龙头示范作用外,互助行业必须通过制度建设和金融科技等方式加强自律,保证会员数据真实性、互助资金安全性、平台数据安全性。同时,强化监管对行业规范管理和指导也是网络互助发展的必然趋势,他建议国家银保监管部门、医疗保障主管部门和工信部门密切合作,建立高效的监管和业务指导机制,扶优限劣,防范风险,引导和放大网络互助对我国社会保障的正面作用,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中的有力一环。

一些业内人士指出,网络互助面临公益性和资本逐利性之间的权衡取舍,当前面临一些潜在的风险,例如运营风险、金融风险、信息风险、道德风险、法律风险等。周运涛担心,如果网络互助发展不及预期,资本在一阵狂欢后黯然离去,受到最大伤害的还是广大社会民众。他表示,为充分保障社会民众的权益,同时保护和推动网络互助创新向持续健康的方向发展,建议将网络互助逐步纳入金融监管体系,最终由银保监会进行监管,加强有效引导与规范,促使网络互助创新的普惠红利惠及更多社会民众。

也有业内人士建议,直接将网络互助平台纳入银保监会监管范畴,对平台实行审核登记制,进行监控和指导,严格资金第三方托管的准入条件,确保平台运营主体的合格资质,保障资金安全。

美团互助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建议采取强监管,强牌照的模式。“我们作为互联网平台,更多是在前端去触达客户,后端专业的风险管控,完全可以借助保险行业的力量。互联网企业的优势,是在服务客户方面能做得更好。而保险公司的风控、精算方有足够优势,两者有效结合,用符合保险法规的特色产品,在互联网平台对客户提供服务,这可能是最好的结合方式。”

未来网络互助平台走向何方还未可知,但总的来说,专家认为,需进一步加强平台管理与风险控制水平,提高互助计划合理性,加强平台真实性管理,强化资金安全保障,完善和优化平台三方核查、互助金申领与推出机制,围绕切实保障平台用户权益为核心,不断提升平台持续经营能力。


编辑:翟卓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2020中国资产管理武夷峰会

2020中国资产管理武夷峰会

[责任编辑:翟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