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数字化转型观察:公司高层决心决定科技化程度 产品兑付成资金掣肘

“现在领导下决心要发展信托+科技。”一家中小信托公司业务主管向记者表示。

自年初疫情暴发以来,他一直在推进金融科技的信托场景应用,从远程尽调,远程面签,到业务全流程线上操作……只要能通过科技提升信托业务效率的场景,他一个都不放过。

在他看来,今年公司在科技方面的投入突破2000万元,这在以往绝对是不可想象的。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众多信托公司在科技化数字化转型的步伐不一,比如平安信托等大型公司除了将远程面签、远程尽调等智能科技应用在各个业务场景,还尝试将AI技术融入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公益信托等新型业务领域;相比而言,不少中小信托公司则将科技化转型重点放在部分业务线上化操作。

一位中部地区信托公司IT业务负责人坦言,由于各家信托公司业务同质化程度较高,科技所带来的业务流程效率提升,可能直接影响到各自业务核心竞争力的高低。

“然而,信托公司在科技方面的投入到底有多大,数字化转型步伐有多坚决,很大程度取决于公司高层的魄力。”他表示。目前他所在信托公司高层更愿将资本用于产品违约兑付,对科技投入相应减少,但在业务部门看来,这反而导致大量资本资源难以发挥最大化效应,导致业务转型与竞争力日益落后同行。

有惊喜也有“遗憾”

在上述中小信托公司业务主管看来,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令公司高层开始意识到数字化科技化转型的重要性。

“当时整个资产端与资金端都遇到巨大的运营压力。”他回忆说。在资产端,由于众多项目无法完成现场尽职调查、合同签订无法操作,令资产端业务获取几乎一度停滞;在资金端,不少用户无法前往网点签订合同,导致不少信托产品销售遭遇不小困难。

于是,他所在的信托公司迅速找来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力图将远程尽调、远程面签等技术迅速融入整个业务操作流程。此外,他还考虑引入机器人交互技术,解决信托产品销售过程的各类用户提问,提升信托产品远程销售能力。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整体效果还算不错。”这位中小信托公司业务主管告诉记者。比如通过远程尽调,信托公司风控人员可以远程查看融资项目建设进展与银行托管账户是否设立,甚至通过AI技术,公司内部还可以多维度观察到融资抵押物的外观、内部以及周边环境并保存影像,确认融资方现场工作人员的身份信息无误,从而有效规避潜在的道德风险,包括融资方工作人员将事先拍摄的项目建设进度发给风控人员“蒙混过关”,或风控人员与融资方相互“勾结”伪造抵押物建设评估报告以套取融资款。

他承认,其中还有不少操作痛点至今没能得到有效解决。比如在远程面签环节,AI语音交互技术仍对一些方言难以识别,导致部分客户服务体验受到影响,此外公司原本设想基于AI技术对高净值用户进行准确画像,从而精准推荐合适信托产品,但由于算法模型缺乏足够多数据支撑,相应效果始终差强人意。

这令他意识到,相比大型信托公司的科技研发投入与成果,目前他们的科技化数字化步伐已经远远落后。

以家族信托为例,目前不少大型信托公司除了实现业务全线上操作,进而大幅缩短家族信托设立时间与简化用户数据输入操作同时,还开始利用科技实现了家族信托的个性化财富传承安排,包括用户可以通过金融科技,按照自己意愿定制个性化的财富传承规划,比如在后代读大学、创业、结婚、繁衍后代等不同阶段安排不同的财富传承额,或快速调整财富传承方案,比如增加受益人、增加信托财产、调整财富传承安排等。

此外,部分大型信托公司还通过大数据等智能科技对资产证券化产品底层资产池进行数据积累与整合分析,从而对大量基础资产数据库进行建模,提高ABS/ABN产品的估值定价精准率,为开展ABS/ABN主动投资管理、投行业务提供多元化决策依据。

在这位中小信托公司业务主管看来,科技投入的成效差距,令中小信托公司在产品业务创新方面更加落后。尤其是在科技开始大幅改变信托业务生态时期,数字化科技化转型的步伐缓慢,正令中小信托公司错失大量新业务发展机会。

科技投入的顾虑

在业内人士看来,各家信托公司的科技投入与数字化科技化转型步伐不一,很大程度与自身业务坏账遗留问题存在着密切关系。

“不是公司领导不想加大科技投入,而是以往政信、房地产融资业务留下一些坏账,且信托公司在尽职调查与风控审核方面存在瑕疵,因此他们鉴于维护公司品牌考量,更倾向将资金用于产品兑付。”上述中部地区信托公司IT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

此外,股东方对信托公司的支持力度高低,也影响着信托公司数字化科技化转型的进程快慢。

“此前我们多次向股东方寻求增资,并计划将部分增资用于科技投入,包括实现高速公路股权投资、PE股权投资、家族信托等特色业务团队的业务流程全线上操作,并辅以大数据风控,从而大幅提升这些特色业务的核心竞争力。”他回忆说。相比大型信托公司股东方的鼎力支持,目前他所在的中部地区信托公司股东方对此显得相当迟疑,因为他们担心巨额科技投入未必能在短期内收到超预期回报。

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业务部门则担心科技投入的迟疑,正导致原先的业务优势迅速被“蚕食”。比如为了寻求差异化发展,此前他所在的中部地区信托公司在消费金融、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方面投入不小精力资源,在业界也拥有不错的市场份额与行业口碑,但随着不少信托公司通过金融科技迅速涉足这些业务,他们感受到大量业务正在流失,市场份额开始缩水。究其原因,金融科技让其他信托公司的业务决策流程更快,且条款设计与风控定价能力更加灵活,自己反而失去了竞争优势。

“目前我们能做的,主要是先引入第三方房地产数据服务商,借助AI算法建立包括房地产信托产品资产体检、交易诊断、风控防范、资产估值监测等方面的智能运营体系。”这位中部地区信托公司IT业务负责人指出,这也符合公司高层的业务发展规划——先通过金融科技有效防范潜在产品兑付风险,再逐步释放资金投向科技化数字化转型进程,最终带动业务创新与流程效率提升,重新塑造新的业务竞争力。

编辑:翟卓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翟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