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调查】惠民保火爆背后存隐忧 可持续发展仍需多方努力

新华财经北京12月2日电(记者王虎云、张斯文、于春春)今年以来,惠民保类产品可谓遍地开花,其低价、低门槛等特点吸引了众多消费者。然而,其蓬勃发展之时乱象与风险渐显。惠民保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新华财经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低价、低门槛、政府参与成三大亮点

“家里老人没有额外的商业医疗保险,买一个还挺划算。”家住北京的郭女士对记者表示,在朋友圈和新闻里看到对“北京京惠保”的介绍,想着多个保障,价格也不贵,才79元一年,就为家里的两位长辈投保了这款产品。

低廉的价格是惠民保产品的一大优势。除此之外,低门槛和地方政府的参与也是其吸引众多投保人的两大亮点。

记者梳理发现,各地惠民保产品多为政府指导、各保险公司承保、第三方提供服务平台的模式,在投保门槛上设置了宽松的标准,比如不限年龄、不限职业、不限健康状况、既往病症限制少等,费用多处于49—79元区间,保额100万-200万元,包括住院医疗和特定高额药品两部分。一般是住院和特定高额药品总费用扣除自费部分以及2万元的免赔额以后,按70%-100%的比例进行赔付。

与传统的商业健康险相比,惠民保最大的特点是门槛低。传统的百万医疗险对被保险人健康状况要求较高,如果健康告知不符合保险公司规定则无法投保,被排除在商业保险保障之外。因此,惠民保为无法购买传统商业健康险的人群提供了一份基于社保之外的高额保障,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被保险人因罹患重大疾病而面临的经济压力。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和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员朱俊生表示,惠民保结合了此前百万医疗险和特药险的一些特点,是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一个部分。目前,我国卫生总费用中,个人支付的部分仍然较高,去年6.5万亿元的卫生总费用中,个人支付的部分将近1.9万亿元,占比约28%。这对于很多人是很重的负担。因此,商业健康保险通过多样化的方式对个人承担的医疗费用做分摊,是非常有价值的。

“尽管中国医改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实现全民覆盖,但中国的家庭灾难性卫生支出的发生比率并没有明显降低。灾难性卫生支出的定义通常为一个家庭的自付医疗费用占整个家庭可支付能力的40%或者以上,这对家庭来说是非常大的压力。”朱俊生说,更多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去提高保障是非常必要的,惠民保也是这方面的探索和努力,其积极意义毋庸置疑。

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教授王国军表示,惠民保目前已经在几十个城市落地,低廉的保费撬动高额的保障,加上规范的管理大大提升了居民的保障水平,为新形势下政府利用市场机制解决健康保障问题的典范。建议及时总结各地经验,加大力度在更多地方推广开来,群策群力稳步推进。

保险公司积极布局健康险

此前的百万医疗险、相互宝,再到如今的惠民保,这类“爆款”产品的背后,反映出民众健康意识的提升,以及健康险市场的巨大潜力。

数据显示,近年来健康险保费收入持续攀升,近三年增速均保持两位数增长。其中,2018年、2019年同比增速分别为24.1%、29.7%,2020年前三季度增速为17.4%。

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发布的《中国保险业风险评估报告2020》显示,人口预期寿命延长,长寿风险不断积聚。专家认为,当前我国健康险市场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随着医改向纵深不断推进,国家关于健康险的定位也发生深刻变化。一系列利好政策的出台,为健康险打开了创新发展的空间,同时,人口老龄化趋势下重大疾病定义、经验发生率表的修订将激发新一轮健康险需求。

2020年1月,银保监会等13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提出,鼓励保险机构适应消费者需求,提供综合性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力争到2025年,商业健康保险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元。

多家保险公司看到了其中的巨大机会,纷纷掘金万亿健康险市场。

“在医保和商保尚不足以覆盖居民个人卫生支出的背景下,商保公司联合地方政府及第三方机构推出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尤其自2020年以来呈现爆发式增长。”国泰君安非银分析师刘欣琦说,“根据我们测算,当前全国已推出68款惠民保产品,覆盖2000万人群。”

平安养老险是业内首家推出普惠型补充商业医疗保险的保险公司。记者从平安养老险了解到,2015年开始运行的深圳市重特大疾病补充医疗保险项目是平安养老险首个普惠型补充商业医疗保险项目。截至目前,该项目参保人数达780万人,覆盖深圳市超50%人口。截至2020年3月,深圳市重特大疾病补充医疗保险项目累计赔付8.7亿元,受益人数超6.9万,单人累计最高赔付115万元。目前,由平安养老险承办的普惠型补充商业医疗保险已先后落地15个城市。

平安养老险董事长兼CEO甘为民表示,普惠型商业医疗保险的推进,进一步完善健全了当地多层次立体式的医疗保障体系,同时也符合国家关于健全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政策要求,充分汇集资源,调动社会力量共治互助,构建了全民共治、共建共享的健康大格局。

值得关注的是,在惠民保的承保主体中,不乏财险公司身影。

复旦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安全研究中心联合中老年健康服务平台善诊近日共同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财险、寿险、养老险等各类保险公司都参与了惠民保项目,其中财产险公司参与最多,参与频次达到了80次;养老险公司和寿险公司分别以30次、20次的参与频次分列二、三名(由于部分产品为多家保险公司共保,此项统计总数大于上线产品数量)。

一位保险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很多中小型财险公司一窝蜂地上线惠民保产品,部分原因是受车险改革影响,财险公司车险收入下降,现金流紧张。通过惠民险产品,能暂时缓解现金流压力,产品明年能否持续还是未知数。

风险引发监管部门关注

在惠民保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同时,一些问题与风险也引发热烈讨论。比如,惠民保免赔额通常为2万元,百万医疗险免赔额通常为1万元,前者的理赔门槛相对较高。而在宣传过程中,强调低价的同时也淡化了免赔责任。此外,由于门槛低,因身体、年龄等原因不能购买其他商业健康险的消费者更有可能购买惠民保,这就提高了逆向选择的概率,加大了保险公司面临的风险。

“大家现在很关注惠民保的可持续发展,这背后确实有一些隐忧。”朱俊生解释说,“首先,统一定价就是每个人的保费相同。其次参保范围非常宽,不限年龄、不限职业,也不限过去病史,都允许参保,这可能会带来逆向选择问题,比如身体不好或者已经是带病体的消费者大规模进入,且惠民保的投保率没有有效上升,最后可能对公司造成亏损压力。”

对于如何应对亏损压力,朱俊生认为,保险公司通常有两种选择:一是涨保费,但现在竞争比较激烈,保险公司价格上调的难度较大;二是提高免赔额,现在通常是2万,如果免赔额提高,会影响消费者特别是相对健康的消费者购买,导致逆向选择变得更加严重。

太平洋产险天津分公司副总经理郑怀国表示,惠民保与医保对接,具有一定的公共属性,这类产品的发展需要国家出台相应的标准和规范,指导保险公司在规范和标准下,开发相关产品,保障其发展的可持续性。

同时,惠民保火热背后乱象渐生。比如,有些保险公司开始打价格战,有的产品冒用政府名义进行宣传,还有一些虚假宣传和误导消费者的行为。

银保监会于近期下发《关于规范保险公司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业务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通知》),肯定了惠民保在提升居民保障水平方面的作用,同时要求保险公司开展定制医疗保险业务应严格遵守监管制度,做好保费测算和费率厘定,科学确定价格,并对经营过程中出现的乱象进行规范。比如,重点查处保障方案缺乏必要的数据基础、恶意压价竞争、夸大宣传、误导消费者等行为。

刘欣琦认为,监管重心应在防止低价竞争和虚假宣传,有利于行业理性增长。《通知》明确保险公司在承保前应向属地银保监部门报告保障方案,有效避免市场非理性竞争带来的承保亏损风险,有利于产品持续经营。此外,惠民保获客的关键因素在于获得政府背书,从而取得客户信任,《通知》的出台将有效防范借政府名义误导消费者的虚假惠民保产品。

在朱俊生看来,提高该业务的可持续性仍需各方努力,比如惠民保的定价涉及医保数据、医院数据,需要政府提供更多支持。“建议政府提供有效支持,包括通过医保资金去购买惠民保,提高保障水平。此外,在产品开发、健康管理方面,现在数据不能共享,政府出面做系统对接跟数据交互,是很有意义的。”(参与调研:李亭)


编辑:翟卓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翟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