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云助力我国智慧城市建设“可感知”

政务大厅几十个业务系统如何对接,不同部门数据安全级别有差异怎么打通,只有使用权没有修改权的基层业务如何便民……长期以来,我国智慧城市建设过程普遍存在各自为政、效能不高等问题,已成为后疫情时代地方发展的“拦路虎”。

随着我国智慧城市建设全面“下沉”,金山云在服务全国各地几十座城市的案例基础上探索出一个特色解决方案:以中小型城市的数字治理为协同枢纽,终端协同为突破口,推动建设完善城市一体化运行体系,为精准化、科学化决策提供大数据支撑,协助地方政府更好地提供公共服务与应对突发公共事件。

新冠疫情倒逼“信息孤岛”问题破局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各地的政务信息化工作都是由不同地方不同部门独立完成的。虽然投入巨大,但在实际工作中却往往导致“信息烟囱”林立,数据无法互通,业务无法协同,难以形成合力。

一个典型案例是,新冠疫情以前,我国不少地方卫生系统虽然已经全面建立了物资管理系统,但从卫计委、红十字会到医院,各有一套管理体系,无法相互开放打通,最终在疫情爆发后,面临巨大的物资调配需求时出现滞后和拥堵现象。

放眼后疫情时代,类似的问题将越来越凸显。数字化、智能化的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已经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的刚需,引领技术和模式创新不断升级。

纵观我国智慧城市发展历史,在以基础建设为重心时期,华为、浪潮等老牌厂商发挥了巨大作用;而面对新形势,金山云、阿里云、腾讯云等借助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快速布局,有望为各级政府提供更大助力。

其中,已经在京津、重庆、甘肃、江苏等地为百余个城市提供服务的金山云,通过多项前沿技术的有机融合,为多地打造了独特的智慧城市建设及行业解决方案。

三到五线智慧城市有望成为“承上启下”新枢纽

从金山云服务各地基层案例来看,要想破除区域内、系统内的“信息孤岛”,除了政府部门主动消除制度壁垒外,更需要找准应用痛点,把握发展趋势,建设完善高效的系统。

事实上,我国智慧城市建设正不断纵向深入,呈现出从大中城市向中小城市普及的“下沉”发展态势。

2020年,网信办、农村部、发改委等7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数字乡村试点工作的通知》,国家发改委也发布了《关于加快落实新型城镇化建设补短板强弱项工作有序推进县城智慧化改造的通知》。这些政策为智慧城市建设指明了方向:向小城市、乡村延伸。

中国经济信息社近期发布的政务智库报告《智慧城市建设下沉:后疫情时代,电子政务的大趋势与新问题》也指出,县域地区的智慧城市普及和实践,未来将成为我国智慧城市建设“向上承接”和“向下拓展”的关键枢纽,即对上承接省市级各条线垂直业务系统在县域地区的落地和整合,向下作为智慧城市建设体系的“中转站”,辐射更小单元的建设。

以“善政 兴业 惠民”助力各地数字化转型发展

在助力各地数字化转型方面,金山云总结百余个城市的项目得出一条实战经验:用“善政、兴业、惠民”的理念,将资源与本地政府、产业和人才的全面融合,带动个性化应用解决本地发展痛点。

在善政层面,金山云提供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公共服务等解决方案,打造聪明的城市数字底座。比如在湖北赤壁市,金山云按照“九横、十纵、一数、一中心”的顶层规划,建设城市大数据中心、统一运行指挥中心等基础设施及全域旅游云等行业矩阵,目前已汇聚30多个部门的数据与服务,逐步实现赤壁全域智慧化;下一步,还将分层分级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实现“一数、一网、一窗、一号、一码”的“一网通”政务服务联动体系,用数字效应带动创新治理。

在兴业层面,金山云探索工业互联网、智慧园区等解决方案。比如,在广东梅州,金山云建设了立足梅州面向全国的工业互联网公共服务平台,制定消费电子行业标识解析体系的规划和标准,推动当地企业上云使用平台服务,帮助企业降本增效、转型升级,2020年底接入标识量超300万个。

在惠民层面,金山云探索智慧医疗、智慧社区等解决方案,提供本地化服务。由金山云承建的北京海淀区综合性教育专有云平台,服务海淀区30万中小学生和教师,目前海淀区教委下属30多个部门与学校已接入该平台,有效保障了疫情期间教育部门的人事管理、职称评定、幼儿园信息采集等系统的平稳运行。

整体来看,数字信息技术正在深入推进中国特色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以金山云为代表的各路技术厂商正在形成强大创新支撑力,助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走向现代化。(完)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左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