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亚数字经济研究院李文龙:预计2025年中国数字化规模将为全球四分之一

新华财经北京3月30日电 中央“十四五规划”与“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建议提出 “数字中国”概念。3月11日通过的中央政府工作报告进也一步提出,加快数字化发展,打造数字化新优势,协同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转型,加快数字社会建设步伐,提高数字政府建设水平,营造良好数字生态,建设数字中国。

同时,一些数字化发达省份还提出更为前瞻性与引领性的发展思路,如浙江强调通过大力推行数字化改革来确保浙江成为“全球数字变革高地”,上海提出要打造“国际数字之都”、福建设定要成为“数字应用第一省”的目标等。

可以说,经过“十三五”期间的快速发展,中国的数字化发展全面进入快车道,在全球的领先优势进一步凸显,并将在“十四五”期间进一步加速。笔者预计,到2025年,全球广义数字化增加值规模将增至45万亿美元,占全球GDP比重将增至45%,中国的数字化规模将达到全球的25%左右。

在经历了“十三五”期间数字化发展多点开花之后,中国要能在“十四五”期间继续保持全球数字化发展优势与树立标杆地位,必须要着眼于全球思维与顶层设计,重视系统、效能与均衡的原则。为此,笔者提出了“十四五”期间数字化发展应重视的十条原则,其组成了系统化的中国数字大厦。

其中,“数字视野”决定数字大厦的高度,“数字顶层”决定大厦的主体设计,“数字构架”是大厦的四粱八柱,“数字痛点”解决了数字大厦的功能问题,“数字基础”与“数字安全”是数字大厦的根基,“数字效能”是对数字大厦能力的衡量,“数字边界”与“数字平衡”是数字大厦的社会属性要求,“数字标准”是数字大厦建立的标准与对外输出准则。

一是数字视野——把握数字化发展趋势与发展版图。为了在未来能够继续引领全球数字化发展,中国首先要具备数字化发展的全球视野,掌握当前与预见未来数字化技术发展趋势以及数字经济与数字社会发展走向。

从数字技术看,人工智能势必将是数字化依托的基本工具,量子计算将是数字技术发展下一次飞跃,人机深度互动是数字应用的下一阶段突破方向。从数字经济发展来看,数字将成为经济的核心生产要素。此外,还需要重视分析与布局全球新的数字版图。未来全球的数字经济、数字金融、数字贸易中心将加速向中美聚集,为中国的数字化发展带来巨大发展机遇。

二是数字顶层——解决数字化规划路径问题。当前阶段的数字化发展,基本还处于分布式与条块分隔的状态,系统不通、数据分隔,导致数字化的效能远未发挥到最大潜能。从本质上看,数字化更适合运用全局性顶层设计。结合社会经济发展规划与功能需求,实施数字化的顶层设计,才能抓住数字化发展的大方向与长远发展节奏与目标。

三是数字构建——形成数字化发展的具体框架与发展路径。数字构建包括数字理想布局、现实对比评估、构建改善方向与实施手段四个方面。首先是基于顶层框架,形成未来数字化发展需要的数字理想布局。其次,以数字理想布局为基础,对现有数字资源的范围进行对比。第三,依据数据评估,为下一步的数据的改善与扩展方向制定更为精准与清晰的方向、目标以及发展阶段,解决无序数字化的弊端。最后,基于数据改善方向、目标以及发展阶段,设计改善与扩展数据的具体方式等。

四是数字痛点——解决为何要数字化与数字化驱动力的问题。笔者在对数字化的调查中发现,各地各地区都在竞相抓紧提出数字化方案与设想,“比学赶超“的风气浓厚。在当前形势大好的数字化进程中,更要防止“形式主义”抬头。因此,在大力倡导数字化过程中,应特别重视需求驱动,以解决实际痛点、提升效率与创新实效亮点为出发点,而不是以单纯建立大屏与可视化图表的“伪数字化”的形式主义。

五是数字设施——重视确保数字化优势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四十年来改革开放的成功离不开中国基础设施的快速发展。在全球数字化背景下,传统经济版图出现重新洗牌,加速向数字经济版图迈进。中国在全球数字化版图变化中面临重大的机遇,而抓住这一机遇的核心就是加速构建数字基础设施,以此才能确保成为全球数字经济真正的两极之一。

六是数字安全——凸显数字化中的运行根基的重要性。随着数字化程度的进一步提升,数字安全的重要性也越来越凸显。鉴于此,必须要从顶层设计角度加强数字安全,防止系统集中可能受到的冲击。集成与一体化的数字系统对提升效率十分重要,但备份与平行系统也是避免系统性风险冲击的必要数字安全措施。

七是数字效能——重视发展数字化的衡量效果。衡量数字化成功的标准包括是否推动了效率变革,在效率、负担与成本方面是否有明显改善。笔者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了一些普遍问题:一些机关与企事业单位同时拥有多个数字化系统,系统内部实现了数字化,但系统之间没有打通,导致系统之间的数据交流回归人工操作。面对庞大高频的数据交换,对人工而言形成了典型的“数字负担”。因此,数字化不仅要重视消除存量“数字负担”,更要避免形成新的“数字负担”。

八是数字边界——数字化渗透不是无限的,需要尊重隐私的问题。面向未来,数据信息的重要程度将进一步提升,数据的资产特性也更加凸显,个人与企业的数据意识也会进一步加强,这些都将使得数据边界越来越清晰。因此,在数字化过程中,需要充分认识到数字边界的问题,把握好数字社会发展与数字边界之间的平衡。如果前期忽略这个问题,未来迟早要为此进行调整甚至会出现回撤的阵痛。

九是数字平衡——解决数字化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数字贫困”与“数字鸿沟”问题。数字化的加速意味着经济结构、经济布局与财富的重新调整。在中国消除绝对贫困的情况下,需要重视弱势群体在数字化中可能出现的“数字贫困”问题,尤其是需要配套必要的扶持与培训。与此同时,设计与推广简便易用实用的数字化应用系统也至关重要,唯此才能使得最广泛的群体享受数字化带来的福利与便利。

十是数字标准——确保数字化领先的制度性问题。与工业革命时期相比,当前全球的经济与社会格局出现明显的变化,数字经济的生产要素除了技术、资金、土地与劳动力四个维度外,还增加数据这一新的要素。这也为中国更多参与与影响全球规则与标准带来了难得的契机。中国积极参与数字要素标准的制定与实践,一旦在数字要素标准方面占领先机,则中国对全球数字化的影响将不仅体现在体量方面,而是在制度性领先方面形成优势。(作者为环亚数字经济研究院院长李文龙)



编辑:翟卓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翟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