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银行加速补血 一元定增搭配九元不良

定增搭配不良已经成为中小银行摆脱困境的不二法门?今年以来,已有徽商银行、宁夏银行、临商银行等12家中小银行披露了定增方案。从定增方案来看,搭配不良已经成为银行提高资产质量的“神器”之一。

加快定增为“储粮过冬”

3月15日,中国证监会披露审核意见,同意广东揭东农商银行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用于增加公司注册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参与定增的对象为广东顺德农商银行、广东粤财投资控股和揭阳市金叶发展有限公司3名发行对象。定向发行之后,顺德农商行将成为揭东农商银行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4.22%,粤财投资、金叶发展将分别持股13.73%、3.07%。

根据定增方案,3名定向发行对象在1元/股认购股份的同时,需按照公司资产处置方案,另行支付不超过9.44元/股用于自愿认购公司财产信托受益权。

从主要监管指标来看,揭阳农商银行资产质量承压,定增已经势在必行。2018年-2020年9月末,该行不良率分别为7.01%、6.63%、7.26%,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8.91%、29.1%、43.6%,远低于监管要求。该行资本充足率10.55%也接近监管红线。

2018年至2020年1-9月,揭东农商银行净利润分别为7259.39万元、10296.91万元和355.40万元。对此,揭东农商银行表示,2020年1-9月该行净利润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是受经济低迷及疫情影响,部分贷款客户未能按期归还本息;二是存款结构以定期储蓄为主,存贷息差进一步缩小;三是落实审慎经营管理投资于相对低收益产品,利率市场走低导致资金业务收益率持续下降。

对此,证监会要求揭东农商银行按照资本充足程度、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盈利能力等维度补充披露主要监管指标情况,对关键监管指标不达标的,逐项解释原因和合理性。

揭东农商银行表示,该行不良贷款率未能符合监管要求,原因如下:一是近年来公司基于谨慎性考虑加大对不良资产的风险披露和拨备力度,充分披露不良资产情况。将本金或利息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调整为不良贷款;二是部分借款主体自身经营不善,且受宏观经济持续低迷和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影响,相当一部分贷户未能走出经营困境,部分客户未能按期归还贷款本息,造成贷款逾期。

不良贷款余额的增加,进一步导致拨备覆盖出现缺口,资本扣减项增大,资本净额不足,因而资本充足率未能达到监管要求。

揭东农商银行只是一个缩影。今年以来,已经超过10家银行给出定增搭售不良的方案,其中农商行居多。

对于中小银行近期加快定增的动作,有分析师认为是“储粮过冬”。

工信部官网消息,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财政部发改委、工信部5部门发布《关于继续实施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和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政策有关事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称,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延期至2021年3月31日。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政策延期至2021年3月31日,一旦政策到期退出,银行不良或增加,倒逼银行提前做好准备。

中小银行仍面临较大经营压力

定增倘若都能顺利通关,无疑将对补充中小银行的资本起到较大助力。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中小银行始终服务本地企业,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仍然发挥着一定的作用。但是近几年,中小银行、特别是农商行资产质量下滑、资本充足率过低的情况,不良贷款率过高的情况也依然存在,应建立包括资本补充在内的长效机制,防范和化解此类银行的风险。

除了定增之外,永续债也是中小银行补血的手段之一。

自2019年初中国银行发行首只商业银行永续债以来,已存续73只银行永续债,存续规模达到1.2万亿元。从发行主体来看,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发行规模较大,单只高达百亿元,中小银行发行规模较小,多数为十亿元。其中规模最小的为宁波通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规模5亿元。

不过,中原证券研究所研究员周建华认为,2021年中小银行永续债发行扩充空间比较可观,一方面需求比较大,新冠肺炎疫情后许多银行不良贷款压力上升,亟待补充资本。另一方面政策比较支持鼓励。银行永续债推出以来,市场需求经历了一个接受度逐渐增加的过程。

恒大研究院前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表示,2019年以来,受前期金融监管政策及宏观形势变化影响,过去中小银行高速发展中积累的问题显性化,风险事件频发,且在盈利能力、资产规模扩张、资产质量、资本充足水平、公司治理方面均面临困境。

如城商行资产质量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西北、东北地区城商行平均不良水平显著高于其他地区。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郑州银行董事长王天宇作为城商行的代表,为中小银行提交了三份建议。分别是加快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和降低中小银行税费的建议。

在资本补充方面,王天宇代表呼吁,中小银行数量众多,面临着不同的资本补充压力,不同风险暴露程度,需要采用差异化、多渠道的资本补充途径。

他还认为,在疫情期间,中小银行对社会减费让利导致自身经营压力较大,且部分有利于中小银行发展的减少税费政策到期。因此,建议在中小银行大力为小微企业减费让利的同时,有关部门应能够降低其税费水平,可以阶段性减免或降低中小银行存款保险费率标准。


编辑:赵鼎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赵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