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彪:巩固壮大实体经济应强调提升“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占比

江苏省于3月2日发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推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积极发展服务型制造,鼓励企业向产业链两端延伸拓展,从产品制造商向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支持开展总集成总承包、定制化服务、全生命周期管理、供应链管理、节能环保服务等模式,推动制造业优化升级。”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理事长、院长刘志彪表示,随着信息技术革命的深化,以智能化、数字化和网络化的服务业引领制造业创新,推动制造业乃至所有产业的转型升级是大势所趋。“十四五”期间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提升服务业水平十分重要。

刘志彪说,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中产业结构演进服从“配第-克拉克”定律以及库茨涅兹、钱纳里等人的研究结论。具体呈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非农化和工业化,农业产出和就业在三次产业中的比重持续下降,制造业构成的第二产业的产值和就业比重持续上升;第二个阶段是经济服务化,第三产业也就是服务业占产出和就业的比重持续上升。

以制造业立国的德国、日本两大经济体为参照,当代国家工业化完成尤其是“基本实现现代化”时期,第三产业产出和就业比重,无一例外地占六成以上,甚至达到七成以上。

随着全面小康社会的胜利和现代化新征程的开启,我国产业结构演进的二产化高潮也已过去。现在产业结构一直是三产就业和产值比重均继续不断地增加。

“制造业创新导致其占比收缩的‘去工业化’,只是一个统计现象而已。” 刘志彪介绍,随着需求规模的增长和分工深化,许多原本属于制造行业内部的服务活动(如研发设计、品牌营销网络、物流融资等)被分离出来形成一个独立发展的、为制造业服务的新行业,即生产性服务业。统计上,下降的这些部分变成了生产性服务业的增长,这其实是制造业内部服务活动的外化。这种外化恰恰是提升制造业质量和效率的必须途径。

目前,制造业发达的江浙两省的制造业转型升级计划,都盯牢了“数字化—智能化工程”和“服务化工程”。前者强调通过“发展数字服务平台推动制造业升级”,后者明确提出“制造业的服务化”,大力发展服务型制造,培养新型营销。

“‘十四五’期间,各地要实施制造转型升级规划,就不能给制造业设定一个占比,而是放手让生产性服务业从制造业分离,同时培育新的生产性服务业。在统计意义上,服务业占比势必还得提升。”他建议,制定一个稳定和提升“制造业占比+生产性服务业占比”指导性指标,以助力产业结构向更加科学合理的方向演进,有利于制造业创新和技术进步,更有利于整个国民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吴琼)


编辑:刘润榕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刘润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