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亚数字经济研究院李文龙:预计2025年浙江数字经济增加值占生产总值比重达六成

新华财经北京4月1日电 在数字中国加速推进的过程中,浙江无疑是数字中国的先行省与全球变革高地之一。从改革开放以来,浙江以私营经济作为先导,实现了向中国制造大省与外贸大省的转型,再以此为基础,构建了全球电商交易中心,奠定了浙江在数字经济的应用与技术全球领先优势。依托数字经济的领先优势,浙江率先在政府管理方面实现了“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政府数字化转型的重大创新。

2021年,浙江又在全国率先提出全方位数字化改革目标,并提出浙江数字化改革的重点任务是加快构建“1+5+2”工作体系,搭建好数字化改革“四梁八柱”。“1”即一体化智能化公共数据平台,“5”即五个综合应用,“2”即数字化改革的理论体系和制度规范体系。

笔者预计,到2025年,浙江的数字经济增加值占生产总值比重将达到60%左右,超过全国10个百分点;浙江将在数字经济先行省、全球数字变革高地、全球数字贸易中心等方面进一步取得突破。

基于近期开展的有关调研,笔者从思维、趋势、目标、构架、导向、效能、社会、边界、安全九个方面提出深化推进数字中国先行省浙江的数字化改革有关发展思路。

一是在思维层面,重视数字化全局思维观与避免局部区域思维。当前,浙江已在全国乃至全球数字化发展方面取得领先地位,数字化发展进入无人区,很多领域无经验参考。下一步,浙江要能在数字经济先行省、全球数字变革高地、全球数字贸易中心建设等方面进一步取得突破,全局性的数字化思维是重中之重。也就是说,浙江更需要跳出自身的地区与局部思维观点,站在全国与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潮流之上,充分监测、学习与展望全球数字经济与技术发展大势,在此基础上,制定适合浙江发展且能引领全国全球大趋势的数字化改革战略与行动措施。

二是在趋势层面,重视布局未来发展阶段与避免惯性思维。如从数据形态趋势看,当前处于从传统数据、大数据应用阶段,未来数据形态将向定性信息量化拓展。从数字应用技术发展看,当前人工分析为主的趋势将被人工智能工具替代,越是重复性与可以量化的工作,被人工智能替代的速度越快。从数字化实现功能趋势看,展示与可视化的阶段已经不再具有先进性,未来将逐渐向风险管理与决策阶段升级。从数字决策领域趋势看,城市大脑将进一步延申到产业大脑与决策大脑等。

三是在目标层面,重视打造全球数字中心与避免单纯围绕制造升级。数字化是超过国界与行业的生产方式变革。基于传统经济的制造中心、能源中心、贸易中心、经济中心与金融中心将面临洗牌或被淘汰的危机。下一步,浙江的数字化不仅仅是帮助浙江传统制造基地的数字化升级,更应该在全球数字综合中心这个方面充分全面谋划,以服务业的数字化与相关数字化技术为中心,向数字技术创新中心、数据基础设施中心、数字技术与资产交易中心、算力中心、数字硬件中心延申与布局。

四是在架构层面,重视数字化改革顶层构架与避免无序堆积。基于“十四五“规划与2035远景目标,浙江应更加重视从顶层设计角度充分融合与配合社会经济发展目标与路径。在此基础上的数字化改革应是自上而下建立顶层设计,每一步、每个地区与每个部门的数字化改革应充分考虑顶层设计的改革分解,这样各地各部门合力才能凸显,避免各方无序制定、堆积数字化改革方案,缺乏战略协同与对接,导致冲突、浪费与无效现象。

五是在导向层面,重视痛点驱动与避免形式主义。笔者在对数字化改革的调查中发现,各地各地区都在竞相抓紧提出数字化改革方案与设想,“比学赶超“的风气浓厚。在当前形势大好的数字化改革进程中,更要防止“形式主义”抬头。在中国, 政府是改革的主要推动者,更可以从全局与顶层设计推动数字化,因此,在大力倡导数字化改革过程中,应特别重视需求驱动,以解决实际痛点为出发点,而不是以单纯建立大屏与可视化图表的“伪数字化”。

六是在效能层面,重视数字效率与避免形成“数字负担”。衡量数字化改革成功的标准包括是否推动了效率变革,在效率、负担与成本方面是否有明显改善。因此,效能是检验数字化改革成果的主要标准,从数据的自动收集、填写、汇集与处理到切实减少人工负担,到提升政府工作能力与经济社会运行质量等。在改革过程中,碎片化与不协同的数字化未必能够提升数字化整体效能,甚至可能形成“数字负担”。

七是在社会层面,重视共享数字福利与避免造成数字贫困与鸿沟。数字经济的加速意味着经济结构、经济布局与财富的重新调整。在中国消除绝对贫困的情况下,浙江作为数字先行省应更重视弱势群体在数字经济中可能出现的“数字贫困”问题,强调制度创新,探索出数字经济时代消除数字贫困的新思路。与此同时,设计与推广简便易用实用的数字化应用系统也至关重要,唯此才能使得最广泛的群体享受数字化带来的福利与便利。

八是在边界层面,重视数据使用边界的划分避免持续模糊化。数字化之所以在中国可以加速推进,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市场与用户群体庞大,在数字化应用方面有相对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优势,还有一个原因是国内在数据隐私方面意识相对淡薄与保护力度有限。换句话说,中国数字化的初期阶段数字边界是模糊的,数字化发展享受了数据边界模糊的红利,从而客观上推进了数字化的飞速发展。

面向未来,数据信息的重要程度将进一步提升,数据的资产特性也更加凸显,个人与企业的数据保护意识也会进一步加强,这些都将使得数据边界从模糊逐步过渡到清晰。因此,在数字化过程中,需要充分认识到数字边界的问题,把握好数字社会发展与数字边界之间的平衡。

九是在安全层面,重视数字系统安全与避免风险集中。数字经济社会的基石是数字安全与网络安全。尤其是对浙江这样以数字经济发展为核心命脉的地区,数字化改革要格外重视数字安全与网络安全,防范极端情况下的外部冲击与内部的意外破坏。有鉴于此,必须要从顶层设计角度及时部署备份与安全防护措施等,尤其是对高度集成化的数字化体系,更需防止系统性风险导致的巨大冲击。(作者为环亚数字经济研究院院长李文龙)


编辑:翟卓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翟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