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调查】低价“再造木耳”盘踞热销 平台经济生态有待净化

新华财经哈尔滨7月12日电(记者 范迎春)对于黑龙江众多黑木耳生产经销商来说,平台经济的兴起近期给他们带来了烦恼和压力。很多在线商家以远低于产地生产成本的价格,兜售经过加工浸泡的“再造木耳”,引来大笔成交量和大量粉丝,导致产地木耳受到冷落。

产地商户陷入经营窘境

新华财经记者在牡丹江、伊春等黑木耳主产区调研了解到,作为一项传统、优势产业,黑龙江省黑木耳经济具备良好基础。以牡丹江东宁市为例,“东宁黑木耳”获评中国百强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产品入选首批中欧互认地理标志产品名录和中国农业品牌目录,评估显示其品牌价值达173.47亿元。

据东宁市食用菌产业办公室统计,2020年,东宁市种植黑木耳9.1亿袋,产量约4.1万吨;过去5年间,东宁市累计生产黑木耳51.1亿袋,销售收入约135亿元。该办公室主任王良武说,受原材料价格、人工费等因素影响,2021年东宁地区黑木耳综合生产成本上涨到每市斤32元以上,当地批发市场正常交易价格接近每市斤40元。“黑龙江省主要产区和其他几个交易市场的情况差不多。”王良武说。

新冠肺炎疫情使以往热闹的东宁绥阳镇黑木耳交易市场变得冷清,而平台经济的兴起、“直播带货”等新销售方式的火爆,并未能如预期敞开一扇新的大门。东宁北域良人山珍食品有限公司是绥阳市场规模最大的商户之一,总经理刘运福对新华财经记者说,2019年公司网店销量平均每天1000单左右,到2020年锐减到每天200单左右。

刘运福发现,抢走了平台市场用户的,是大量出现的低价木耳。一些打着“东北黑木耳”“纯天然”“野生”等招牌的木耳,最低销售价为每市斤10元上下,相当于其公司生产成本的1/3。这些低价木耳盘踞在一些平台,成为“销量明星”。和刘运福一样的很多产地网店,尽管挂牌价格已经基本与线下市场批发价格持平,甚至为了招徕生意刻意压低价格,但问津者寥寥无几。“我的情况不算最差的,周边不少店铺经营不下去,已经关门了。”

“再造木耳”使一斤变三斤

那些网店为什么能做到低价甚至超低价?他们不需要赚钱吗?

中国食用菌协会黑木耳分会会长、东宁食用菌协会会长徐连堂说,答案其实很简单,严重扰乱正常市场秩序的这些低价木耳,说白了都是“再造木耳”——主要是用白糖、淀粉等浸泡和“挂浆”的木耳。其主要原材料也是木耳,但是经过“再造”后成分属性遭到破坏,营养价值和品质降低,口感也与纯木耳相差很多。

为什么要对木耳进行“再造”?徐连堂说,目的在于增加干木耳的重量,降低成本进行低价竞争。正常1斤干木耳浸泡后膨化比例为9至10倍,但是经不法商贩加工处理过后,约70%的成分是附加上去的,膨化比例只能达到2至3倍。换句话说,“再造木耳”可以让1斤木耳变成3斤甚至更多,而普通消费者难以分辨,很可能买到低价“假货”。“假货”因而大行其道,每天在各种平台累计销售量以万斤计。

在哈尔滨市道里区经营“东北特产专营店”的一位女店主对新华财经记者说,她店里经营的黑木耳都是从伊春林区固定渠道进货的,质量很可靠。去年她尝试开了网店,但是价格完全没有竞争力,成交量很少。不仅如此,这几年实体店的生意也下滑严重,以前很多外地游客会顺便购买一些带回去,现在很多转到网店去买便宜货了。

在绥阳大市场经营“东宁黑木耳旗舰店”的原味农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军刚说,从目前的生产成本来看,黑木耳售价如果低于每市斤三十几元,那肯定不合理。尽管有地域条件、政府补贴等因素影响,但是不可能形成如此大的差价。

李军刚说,为了扩大企业影响力,“东宁黑木耳旗舰店”去年也加入了一次在线“拼低价”竞售活动,排名一度升到第九位,但在价格拼到每市斤19.9元时他退出了,因为在此之前就已是“亏本赚吆喝”。退出后,李军刚把排在他前面的8家店铺的木耳分别买回来检验,他认为无一例外都是“再造品”。

新华财经记者打开一个电商平台,搜索“黑木耳”等关键字,发现确有一些标价每市斤15元以内、二十几元可以买到2斤的黑木耳店铺,其成交量和关注度远高于那些标价每市斤40元以上的店铺。

平台经济生态有待净化

食用菌产业被认为是“21世纪朝阳产业”,其食、药用价值正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认可和熟知,国际市场需求也出现增长势头,黑木耳产业发展及投资前景被普遍看好。从黑龙江省情况看,天然林全面禁伐政策实施后,黑木耳成为林区经济转型的一个重要产业,同时也是促进农民增收的一个重要渠道。为此,政府层面出台了多项扶持政策,例如在东宁口岸出口黑木耳可以享受税收优惠政策。

由于食用菌产业被纳入国家扶贫发展优势产业,而黑木耳栽培技术相对成熟,项目建设周期较短,很多地方政府和农民选择发展黑木耳产业,而且起步高、有政策优惠,后发优势明显,导致黑木耳产能过大、竞争加剧势头已现。“再造木耳”的泛滥,更加剧了产业的无序化状态。

业内人士分析,目前国内黑木耳产业自身存在一些短板。一是菌种市场混乱,市场监管不力,缺乏严格的准入制度和先进的菌种检测技术。二是缺乏加工龙头企业带动,未形成统一的品牌标志,竞争力不强。三是产品开发层次低,附加值不高。总体看,产业还在较低层次徘徊。对此,相关人士建议推行标准化种植和组织化生产,以工业化思维推动产业转型发展,建设一批标准化种植基地,建立从生产到餐桌的全程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平台,提高产品的竞争力。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平台经济新业态对一些特色农副产品的作用愈显重要。2020年,东宁黑木耳通过互联网销售、直播带货、种植户自产自销等渠道完成销量约4000吨。尽管销量不大、表现不佳,但是产地种植户和经销商们也从中也看到了巨大市场潜力。针对平台上假货横行的现象,相关人士呼吁加强和创新监管,打击销售假冒伪劣商品行为,加强对产地商户的保护和支持,进一步规范和净化平台经济生态。

编辑:谈瑞


版权声明:未经新华财经书面授权许可,严禁任何个人或机构以任何形式复制、引用本文内容或观点。

免责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谈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