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落实我国低碳经济发展目标 推进数字资产的交易与发展

作者: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研究院研究员隋舵 上海吾轩实业有限公司经理杨冬喜

【内容摘要】实现社会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是国家适应全球气候变化而制定“3060目标”的内在要求与发展内涵。推进高新数字技术的产业应用和改造升级,发展环保产业的数字经济,提升数字资产规模是大势所趋,探索数字资产交易为标的,创新碳排放权益的交易模式是本文的主旨。本文主张通过确立“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社会统筹”的发展原则,构建“总量规划、存量递减、增量控制、定量支出、定向竞价”的交易机制,开展便利的、现代化的数字资产交易形式,大胆探索“绿色金融”、“以工哺农”的创新之法,为国家“3060目标”积极建言献策。 

一、实现我国“3060目标”的本质要求

中国是最早一批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制定的国家。实现“3060目标”,是中国自1990年以来,一直致力于践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东京议定书》《巴黎协定》后的又一庄严承诺。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中国生态环境部先后出台了《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碳排放权登记管理规则(试行)》《碳排放权交易管理规则(试行)》《碳排放权结算管理规则(试行)》等系列配套管理制度与办法,为全国碳市场正式推出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碳交易本质上是一种金融活动,其核心是通过市场经济来解决碳排放问题,让生态环境变得具有价值。碳排放交易权作为一种特殊的金融资产,具有商品和金融双重属性。进而言之,凡是权属清晰的商品,都有条件作为资产进行买卖和交易。2021年7月16日,全国碳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上线交易,全天成交量达410万吨,首日成交额超过2.1亿元,全国碳交易市场规模与价值未来可期。

碳中和交易是实现“3060目标”而建立起来的一种经济制度活动,其本质目的是为了减少气候中工业发展中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是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变暖)的需要,是为了实现人们的美好生活与人类未来命运的理性经济行为。

二、 数字资产的交易主体与交易内容

实现3060目标,就要推进国家工业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大力推进绿色制造的技术,主要是包括产业数字化转型以实现制造端的碳中和。联合国工发的研究表明,在数字化领域的绿色专利是高于平均水平的,比如机器人学习、机器人增长的比例都是大大高于其他技术专利的。应对气候变化的时候,很多新技术,新技术应用非常重要。产业数字化的经济结果就是数字经济,数字经济规模越高,国家经济产业的数字资产规模就大,以早日实现我国制造产业的碳中和目标。换而言之,数字资产交易其实是碳中和交易的一种产业化交易场景与具体的物化标的。

数字资产交易作为碳中和交易的具体表现形式,其交易主体是谁?交易内容如何确定? 基于二氧化碳的排放主体主要是工业企业与制造业为主,这些行业的企业主体也是实现国家产业化转型升级的主体,其数字化产业资产的经济发展水平与国家碳排放量有着直接的关系。建议确认数字资产交易的主体为工业制造、交通、能源、农业等四大领域的企业为主,可初步确立10大行业,主要包括电力、钢铁、有色、水泥建材、石化、化工、造纸、航空、汽车以及农林业等。“十四五”期间,建议将上述10个重点排放行业逐步纳入全国碳市场,配额总量将超过100亿吨。

这些碳排放重点行业企业的数字资产交易的主要内容是其数字资产相对应的碳排放量权益。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工业制造业产业数字化水平的提升,单位产值的碳排放量会逐步减少,故相对于传统产业,数字资产的碳排放单位的经济价值是较高的。比如,原来传统工艺生产100吨钢铁生产出来的二氧化碳量为2吨,现在数字化工艺流程生产150吨钢铁才产生排放2吨二氧化碳。故同样是2吨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权,其相对应的数字资产价值规模却提升了50%,这也是进行“3060目标”的终极意义所在:不仅是为了限制碳排放量,更主要的是通过限制碳排放或中和碳排放来改善全球环境与气候变化,以提升人们的社会经济与生活价值,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那由此产生的另一个核心问题是,企业数字资产相对应的碳排放量如何测量?如何计算?否则,3060目标并不能实现和促进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碳中和目标通过经济补偿是一种零和博弈,形成一边污染一边治理的老路,并不能提升社会总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文明的进步。故建议由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与生态环境部牵头协调相关行业企业、高校、院所,组建数字经济产业发展联合实验室,对国家10大重点行业数字化产业发展中的碳排放量的监测与统计数据进行科学实验,验证并形成数字资产与碳排放量关系的科学数据与经济价值估算标准。这既是为数字经济与数字资产交易市场的规范发展奠定科学基础,也是下一代数子产业发展的基础科学研究与社会数字经济发展的原动力。

三、 数字资产的交易机制与交易形式

数字资产交易是以工业制造业发展目标为导向的碳中和交易的一种新型表现形式,具有很强的结果导向性。那将如何建立科学的、有效的交易机制?交易形式有哪些?

首先,确立和落实“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社会协调”的发展建设原则。

碳达峰、碳中和是国家发展战略,涉及诸多部门与行业,牵涉经济、环境、社会、企业、个人等利益与行为,不是单独部门能协调好的。政府要搭台,国家政府部门要统筹规划,制定相关政策法规与制度,奠定发展战略的法治基础。企业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活动主体,企业要登台唱戏,尤其是企业主体与经济责任体要积极配合采取行动切实遵守碳中和交易规则,推进数字资产交易活动。社会协调,是指其它各方面的力量,包括个人、研究机构等都参与到碳达峰、碳中和的活动中来,并通过社会力量进行组织、协调与配合,积极有序开展和参与“双碳”活动,共同推进和落实国家“3060目标”。

其次,构建“总量规划、存量递减、增量控制、定量支出、定向竞价”的交易机制。

“总量规划”是指国家根据社会经济发展形式与碳排放发展目标,并结合各个产业企业数字内容产业的生产、建设的实际情况,科学编制、规划每年国家碳排放总量以及各行业具体碳排放交易或数字资产交易规模,从而有利于总体把控“双碳”的进度与监督实施。

“存量递减”的交易规则是指针对工业企业在经济生产建设过程中若不能积极有效的推进产业技术改造升级,沿袭传统的工业制造流程,造成碳排放量超标或环境污染严重,国家有权缩减其碳排放量规模,限制其碳交易量,以限制其传统粗放式的经济发展规模倒逼企业进行产业技术升级,避免一边污染一边建设的老路,实现经济与环境指标治理的平衡发展。

“增量控制”是指针对实现数字经济发展的企业,其碳排放标准所代表的“数字资产”交易规模需满足其经济发展要求,并通过数字资产化的碳排放交易量实现企业绿色经济发展与财政补贴的双重激励,进一步提升企业发展数字经济的效益与动力。

“定量支出”是指数字资产交易的是以数字经济产业所生产的碳排放量标的物,其交易是可以用“货币价值”来实现的权益。定期内的生产碳排放量权益通过自主申报和支付购买获得。比如某汽车企业一个月内生产了一批量汽车产生了2吨二氧化碳要排放,假设按照人民币40元/单位(1吨)计算,为此该企业必须向交易平台支付不少于80元的环境治理费用以获得该月内批量汽车的生产权益。当然,随着企业生产技术的改进与提升,企业单位碳排放量的数字资产交易规模越大。

“定向竞价”是指交易卖方必须按照平台要求和标准向平台交易机构提出数字资产生产碳排放量的卖出申请,交易机构发布竞价告示,并审核竞价买方报价条件,以达成系统成交。值得注意的是,因该碳排放量权益是企业生产资格的权益,必须确保能实现且要考虑其交易成本不能构成企业生产成本的压力,故竞价交易的涨幅不宜过高,交易时间也可定向通知安排或专场时间交易,以便利且不影响该企业生产时间为宜。另外,这里的“定向竞价”可以是自我定向,也可以是他向竞价或专场他向竞价转移支付。

最后,适应和匹配数字技术的发展形态,开展便利的、现代化的数字资产交易形式。

传统交易是通过电话或传真等方式向交易平台机构申报交易信息指令成交。现在一般机构是建立并通过电脑PC网络系统进行线上指令交易,或可线上线下双向同步选择交易方式。随着5G移动通讯技术的实现也可通过分布式技术实现“终端多点分布、中台一屏显示”的交易形式。

平台用户终端,可分为企业用户终端与个人用户终端,比如私家车主或个体运输车主以及农林养殖大户主等。例如,某种植大户定期(每月或每月)通过手机移动终端拍照并上传种植树木或植被的规模和相关参数内容,交易中心平台可根据国家碳排放交易核算指数进行数字资产交易结算并在种植大户手机终端和平台交易中心进行数据显示和结算交易,并获得相应的绿色种树碳排放收益转移支付补偿金。

四、 发展数字资产标的创新碳排放交易市场的相关建议

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作为第三方的交易平台,也是国家建立碳排放中和市场的创新之举,其平台交易的权威性、非营利性、公益性、公信力也是要通过其管理能力和服务能力体现的。为此,建议:

第一,平台交易机构应对企业交易数据和社会个人交易数据进行分类分级管理治理,并依据国家《数据安全法》要求对数字资产交易的资产碳中和信息与内容进行即时发布,以彰显平台交易“公开、公平、公正”的三公属性与权威性。

第二,高新技术企业依据其碳排放量(或数字资产交易规模)可获得相应国家贴息绿色金融信贷额度奖励。换而言之,交易平台的交易内容,既是企业碳排放量的结果,也是企业数字资产规模的体现,更是企业数字化技术水准的标识。为进一步提升企业改造升级技术的发展动力和效益,故其交易数据结果也应成为企业获取银行再信贷的凭证与资格。例如,同是1吨的碳排放交易量,企业可根据其数字资产规模价值的比较而获取同比例的银行信贷规模,即企业数字资产价值越大,企业技术水平越高,其获得的信贷规模越大,这就是“绿色金融”。建议国家进一步加大绿色金融与信贷再支持政策,切实帮助和激励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升级和产业转型发展。

第三,试点探索并建立国家重点支柱产业经济与农林绿色低碳经济的支付转移协调机制。具体而言,工业、能源、交通是制造生产二氧化碳的非环保产业,而农业林业是消化吸收二氧化碳的环保产业,大力发展农林产业有利于实现碳中和目标。为此,非环保产业可向农林环保产业支付等量的碳排放权益的申购资金,并通过国家碳排放交易平台进行转移支付,这也是工业反哺农业的有效、长效的协调机制,可实现企业间的经济等价交换与收益补偿,以促进国家经济全面、健康、协调、可持续的发展。

 

编辑:吴郑思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吴郑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