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到“家门口” “智慧”到“神经末梢”——南京江北新区探路社会治理新路径

高质量发展、高水平治理是当下城市发展的重要指向。国家级新区和自贸片区叠加的南京江北新区,自带创新基因,近年来一方面以“两城一中心”为目标在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中打造经济增长极,另一方面以街道改革为抓手、信息化建设为平台,在社会治理方面先行先试,探索出一条具有南京江北新区特色的新路径。

“下沉”,90%事项解决在基层

“在听得到炮声的地方,做指挥、决策。”大厂街道综合执法大队副大队长黄强这样理解综合执法下沉改革,“在一线直面问题、解决问题,抓早抓小,将问题消灭在萌芽之中。”

黄强原来在江北新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工作,2019年8月下沉到大厂街道。在近期开展的文明典范城市创建中,他和同事走上街头,直接处理了许多占道经营、环境污染等问题,有效解决了以往管理和执法相脱节的问题。

“原来管理在街道,我们执法队伍是手术刀,只负责手术,下沉到街道后,既负责执法又负责管理,诊断、手术、康复都做,效率大为提高。”黄强说。

融合是江北新区综合执法改革的另一亮点。和黄强一起下沉街道的,除了综合行政执法的同事,还有市场监管、环保、安监等部门的执法人员。改革打破执法条线壁垒,执法人员对下放的执法事项全面履职。

“相当于全科医生。”黄强举例说,对工地管理,城管执法原来只负责进出口管理,防止道路污染等。现在是综合执法队伍,包括工地内黄土裸露等问题都要管理,“全覆盖体检,避免重复执法。”

据江北新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介绍,目前新区7个街道都已经实现执法人员下沉,并下放了12类500多项行政权力事项,同时提升执法队伍“全科”水平,真正实现“一支队伍管执法”。

审批服务也在改革。记者在泰山街道为民服务中心看到,中心设立了许多“全科窗口”,群众可以在一个窗口办理社保、民政、工商等诸多事项。“过去审批服务职能比较分散,低保在民政,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在市场监管等,群众办事要到各个部门办。”中心负责人王恒说,“现在全部集中在中心,一个窗口全部办好,让群众少跑腿。”

更大的变化是,原来需要到区里办理的个体工商户登记、医保异地就医等,全部下沉到街道服务中心。“原来中心负责50多个事项,现在增加到160多个,中心还分设两个分中心,有些事项还下沉到社区网格。”王恒说,“最大程度方便群众就近办事。”

记者看到,审批服务部门还开设了24小时自助服务区,方便群众在工作时间外利用自助设备打印各种证明。网格员还提供市民卡申办、挂失等35项代办事项。当地群众反映说,服务距离拉近了,心理距离也拉近了。“感觉党和政府就在身边,特别亲切。”60多岁的王群老人连连点赞。

“家门口”服务,小事不出网格

消防安全、食品安全、疫情防控……2018年入职的网格员陈洁茹直言,原来是被动服务,群众提什么需求就去满足,现在是主动服务,基层工作样样在行。记者在她的南京市社区治理一体化信息平台上看到,里面设置了信息采集、网格巡查、重点监管等多个模块,事无巨细。

“工作量增加了很多,但和群众的粘性也大大增强了。”陈洁茹说,她负责社区的22号网格415户和8间门面房,自疫情期间到现在2个月没有好好休息,不过得到群众的认可让她很有成就感,在她的手机里保存了许多居民发来的感谢信息。

网格是社会治理的“最后一米”。据江北新区综合治理局局长姚海洋介绍,江北新区推动综治网格、综合执法网格、警格等“多网合一”,组织动员机关干部及“两代表一委员”等参与组团服务,推动资源力量向一线倾斜。

同时,按照全要素网格要求,将涉及基层社会治理的政务、文化、卫生、警务等公共服务资源全面整合,制定15项网格工作事项清单,实现由各条线“单打独斗”式的点对点对接转为“握指成拳”式的组团作战。

泰山街道围绕服务项目针对性、服务方式亲民性、服务环境舒适性3方面标准,创新推出为居民群众提供“就近、便利、稳定、可预期”的“家门口”服务。网格红色驿站是“家门口”服务的阵地。在宝塔社区上城三区网格红色驿站,记者看到里面设置了图书角、儿童游乐设施,还有充电、饮水机等服务。辖区居民还可以享受社区商圈商家提供的儿童体能训练、生鲜超市送货上门等免费服务。宝塔社区党总支书记成远告诉记者,原来是各顾各的,现在网格员食品安全、应急管理、商铺走访等工作都要做。“一个网格员对应三四百户,1000多人,家长里短全部一清二楚,和居民打成了一片。”

据了解,江北新区将进一步完善网格组团服务模式,在网格党组织的带领下,将水、电、燃气、通信等方面的专业工作人员纳入网格组团中,充分调动各种资源力量解决各类网格难题,尽最大可能将矛盾问题化解在基层一线,做到小事不出网格。

“信息化+”打造“智慧治理”

网格、单位、事件、车辆……在大厂街道城市运营中心上,辖区的基本信息和运转情况一目了然。“相当于城市运营的大脑、中枢机构,能够高效精准地掌握社会网络的每一个神经末梢。”负责这一工作的街道市民诉求处置中心副主任郭德文说,利用信息化支撑,大厂街道已初步建立智能化社会治理体系。

据介绍,这一平台由网格员前端采集,后台数据共享。同时,按照“扁平化、精准化、快速化”要求,建立了“网格员-网格组-网格长-街道指挥中心”四级问题流转机制。文明典范城市创建期间,每天平均处置150多条问题,消除了大量问题隐患。

“疫情防控期间,核酸检测、疫苗接种工作量非常大,原来需要网格员进村入户、耗时耗力,而且不够精准,现在有了这个平台,大大减轻了基层工作的压力。” 郭德文说。

从江北新区大数据管理中心到各街道大数据平台,“智慧治理”已经成为江北新区社会治理的共识。新区平台与各街道已经初步形成上下贯通、左右联通、整体联动的城市数字治理指挥体系。

江北新区顶山街道云上顶山全域智慧中心

顶山街道肩负着长江大保护的重任,通过建设“云上顶山”智能化平台,利用在长江沿线装置高清摄像头,及时发现排污、偷捕等行为,并迅速通报给附近巡逻的网格员,从而很快给予处置。“长江岸线这么长,不可能完全依赖于人力。”街道一位负责人说,“依靠智能化平台开展快速打击,长江沿线的违法现象基本绝迹。”

聚焦城市治理中的矛盾焦点,江北新区还开发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业主自治应用平台“链通万家”。泰山街道香鸢美颂小区半年内召开三次“线上业主大会”,顺利完成新物业的选聘和交接。“原来召开业主大会需要扫楼,而且真实性存疑。”泰山街道市民诉求处置中心副主任秦春明说,“居民通过注册链通万家,在线上投票,既高效又确保了真实、可追溯。”

姚海洋说,江北新区基于平台议事功能在线收集、主动抓取居民关心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定期反馈至网格员手机终端,对个性问题进行点对点沟通,对共性问题梳理分析,进行公开答复。

同时,这一平台打破原有居民议事机构的时空局限,将小区公共事务决策“送上云端”,推动居民高效行使小区公共管理事项表决权、公共资金监管权,最大限度把矛盾化解在网格、小区、社区。

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是一个城市追求的高质量发展。江北新区社会治理体系的完善、能力水平的提升也为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营商环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高层次人才在此落户,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此投资兴业。

据统计,江北新区去年尽管受疫情影响,依然实现9.7%的增速。今年前7个月,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规上工业产值分别增长20.5%、25.1%、28.4%,位列全市前列。上半年新区地区生产总值增速19.8%,高于全市平均7.1个百分点,集成电路、生命健康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增长60%和34%。

南京市委常委、江北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罗群表示,江北新区将以服务民生为主责, 用科技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用数据提升社会治理效率,进一步增强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实现社会治理与经济发展“双轮驱动”,为建设全国前列的国家级新区提供坚强保障,高质量建设产城融合、宜居宜业的现代化新主城。(沈汝发)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胡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