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财经 > 宏观经济 > 陈四清:中美之间相互投资存在三方面不平衡

陈四清:中美之间相互投资存在三方面不平衡

中国金融信息网2012年07月17日18:11分类:宏观经济

新华08网7月17日讯 “中美企业投资与合作论坛”于17日在京举行。中国银行副行长陈四清在“中国赴美投资者的经验和教训”主论坛上表示,中美之间的相互投资存在三方面不平衡。第一,中美贸易之间的投资与贸易之间的比例不平衡,第二,中美之间贸易不平衡。第三,中国对美国的投资以及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之间不平衡。

以下是发言实录:

尊敬的主持人,各位嘉宾,各位朋友下午好!非常荣幸参加这次论坛,这次论坛是上个月第四次中美对话许多话题的继续,这样的成就,上次的中美对话是投资和贸易的便利化,刚才主持人谈到中美相互之间投资的数据,我想概括起来实际上是3个不平衡:

第一个不平衡,中美贸易之间的投资与贸易之间的比例不平衡,中美之间是贸易相互之间的大国,中国是美国的贸易大国,美国也是中国的贸易大国,但是中国对美国的投资以及美国对中国的投资都很多,尤其是中国对美国的投资,中美之间的贸易经济行为是不平衡的。

第二个不平衡,贸易不平衡,贸易不平衡体现在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和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之间不平衡。

第三个不平衡,中国对美国的投资以及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之间也不平衡。

这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怎么样建立一个互信的机制,使我们的规则更公开化,更市场化,使得我们的投资和贸易之间保持平衡,使得贸易与进出口之间保持平衡,使得投资和被投资保持平衡,这是很重要的课题。我是来自中国银行的,可以这么讲,就中国银行这个名片来讲,它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中国银行今年恰好是100周年,我们在美国经营31周年,恰好是中美关系刚刚建交以后两年开始设计这个,所以31年是连续经营,后来中国银行又在香港上市,所以中国银行在美国的纽约分行即表明中国对美国的投资。

中国银行在香港上市以后,中国银行成为一个上市公司,这个上市公司也有很多来自美国的基金,包括共同成长基金,对冲基金,各种组合基金,它们对我们中国银行在香港市场上发行的股票是有投资的。所以即使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对上市公司来讲也是美国对中国的投资。所以从2008年开始,我基本上每一年都要到美国四五个城市路演一次,包括波士顿、纽约、洛杉矶,凡是有基金投资的公司我都要路演,跟投资者汇报我们中国银行的业绩。所以我讲中国银行这个例子的时候说明什么呢?说明它是一个金融投资成功的例子。这次中美战略对话以后,我们在芝加哥又开设一个分支机构,准备在芝加哥成立分行,还想在美国更多的地方建立我们的分支机构,同时我们的经营业绩还是不错的,去年2011年我们的利润大概是1.47亿美金,是税后,给美国政府交完税后的,后来我们今年的利润可能比去年还有一个比较大幅的增长,这是在北美市场增长得不错的。这是我讲的成功的例子。

我也接触到,中国银行通过在美国设立分支机构也能支持大量企业,包括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在美国进行贸易,也支持美国的世界500强到中国投资,所以中国银行到美国设立机构,既支持中国企业走到美国去,也支持美国的企业到中国来投资,投资贸易中国银行都是桥梁。

在接触过程中,我感觉到中美之间的互信还得增加。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民营企业,也是我们很重要的客户——华为,他们在全世界都有业务,他们的业务也非常成功,我们也想做它的主办银行,国内我是它的主办银行,在海外我们正在努力做它的主办银行,他们做得非常成功,但我们还做不了他的主办银行。为什么呢?我们中国银行在全球34个国家和地区有我们的分支机构,但华为已经做到100多个国家,华为还借助很多外资银行给他服务,我们和外资银行联手给他提供服务,这是很成功的。但在美国做生意华为非常困难,很难,各种调查和猜测,所以我想,这三大不平衡,其中两大不平衡需要美国政府和投资者增进对中国经济的了解和互信,包括对中国民营经济的了解,中国民营经济没有太多的色彩,它也就是想扩大贸易,扩大投资,因为中国是个新兴市场国家,这些民营企业走出去非常艰难,非常不容易,希望能在外面争有一席之地。

当然,美国的投资政策对中国金融方面的限制还是比较少一点,但是对他们的监管也是非常严的,中国银行在美国的成功总结一条,我们是非常非常遵守美国的各种监管政策,我们的风险管理也比较审慎,所以经过很多次金融危机以后,中国银行纽约分行在这里经营得还不错,这也感谢美国朋友对中国银行的支持,但更详细一点讲,我觉得中美之间的对话特别是要加一个我们的民营企业家,大型企业家和美国各层次的监管机构、审查机构以及政府要有对话,相信今天来的所有美国朋友都是中美友好的,他们是比较了解中国市场的。

如何使的那些不太了解中国的市场,不太了解中国民营企业情况的人能够先不下结论。我去年在美国哈佛大学学习了两个月,我感觉到,他们的学者有三类,一类是专门研究学问的人,他们对中国的历史是不太知道,你跟他一讲他很感兴趣,但一些政府部门转过来的学者,你跟他讲,他还是讲二十世纪初的成见放在那,他还没有走出去。还有对中国很感兴趣的学者,包括研究邓小平、费孝通的学者能很快转过来。

所以,希望大家我们通过沟通解决这以上三大不平衡。

[责任编辑:王婧]

分享到:

视觉焦点

  • 中老合办《中国剧场》在老挝大学举办联谊和推介活动
  • 与C919大型客机102架机“肩”守
  • 全国铁路春运累计发送旅客已经过亿人次
  • 《国家宝藏》特展在故宫揭幕

关注中国金融信息网

  •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